不寻常的耕耘,不一般的收获——我国夏粮主产区夏收察看

芒种到,麦金黄。眼下,我国夏粮重要作物冬小麦进入集中收获期。一台台收割机在麦田里往返穿梭,丰产在望。

面对暖冬、新冠肺炎疫情、病虫害等一系列风险挑衅,各地通过超惯例助农办法,尽力下降疫情等对夏粮生产的影响,取得了积极而显明的成效。那一粒粒归仓的收获,是对耕耘的回报,更是中国应对挑衅开启新局的底气。

在安徽省定远县张桥镇南杨村,农民驾驶小麦秸秆打捆机在麦田里作业(5月29日摄)。新华社发(黄博涵摄)

历艰辛:开镰来之不易

时下的江淮大地,蓝天下金色麦田耀眼夺目。

“今年小麦从种到收遇到不少艰苦,没想到收成还挺好,亩产比去年要高200斤。”张海清是安徽省定远县种粮大户,流转了1200多亩地,种了多年的麦子,今年格外感叹。

冬小麦从种到收,要阅历七八个月时光。作为每年收获的第一茬食粮,产量受制于气象好坏、病虫害轻重等多重因素。

张海清的麦子去年10月播种,今年5月28日开镰,“播种时遇到干旱,好不容易麦子种下去了,返青田管时又遇到疫情。”

“县里给我开了运送农资的绿色通行证,农技人员通过微信群及时供给信息,开具个性化的‘田管处方’。”张海清说,得益于政策“及时雨”,小麦保住了。

5月下旬以来气象晴好,午季小麦各主产省相继开镰收割。截至6月4日17时,安徽、河南两省已分辨收获小麦4049.6万亩和6900万亩,收获进度分辨到达94.2%和80.7%。

在河南省新蔡县李桥回族镇狮子口村,时建中家的16亩小麦丰产了。看着儿子忙着接洽收割机和食粮经纪人,父亲时中龙打心眼里愉快。

疫情严重时,小麦恰逢“一喷三防”要害期。一家老少都在家里,打工也出不去,时中龙一度日夜焦心,“这几亩地再收成不好,今年的日子可没指望了。”

幸好村干部及时与农资供给商接洽对接,第三天农药就送到了村口疫情防控卡点。

“以前儿子外出打工,‘一喷三防’往往做不到位。今年时光多,农药也不缺,反倒扎扎实实地做好了。”捧着金黄的麦粒,时中龙笑得合不拢嘴。

“疫情给今年小麦生产管理带来宏大挑衅,除草、施拔节肥、防治赤霉病等全都不能延误,否则产量必将受创。”安徽农业大学农学院教授董召荣说,“重重考验之下,开镰丰产着实来之不易。”

在合肥市蜀山区小庙镇,农机手操作机械装备收割小麦(6月2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

助丰产:政策到位、科技强援

春耕伊始,疫情给农业生产造成冲击。从中央到处所,一系列超惯例政策办法陆续推行,确保战“疫”、生产“两不误”。

3月2日,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引导小组印发《当前春耕生产工作指南》,请求从农村实际动身,制订差别化防控办法,不搞“一刀切”,买通农资供给、农机作业、农民下田等堵点。农业农村部开展奋战100天篡夺夏粮丰产举动。

一分安排,九分落实。各地积极作为、精准落实,明白解决措施,力保化肥、农药、种子等农资供给。

在山东省汶上县郭仓镇,收割机在收获小麦(6月3日摄)。新华社记者郭绪雷摄

“今年小麦赤霉病防治引导力度、投入力度、调度力度均超历史。”安徽省农业农村厅厅长卢仕仁说。

收割、秸秆回收、旋耕再播种,现代化农机让麦收变得简略。

河南省邓州市小杨营镇安众村,大型收割机“一马当先”,金灿灿的小麦被齐茬儿“吞下”,打捆机紧随其后回收麦秸,撒肥、旋耕机械交替作业,播种机种下秋季丰产的盼望。

河南首邑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在现场保障农机服务。公司总经理沈兴新说,多台机械配套作业,8小时可完成约400亩麦地的收割、播种作业,“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最大限度稳产保收,晋升效益。”

在山东省汶上县郭仓镇,种粮大户郭波波在收获小麦(6月3日摄)。新华社记者郭绪雷摄

植保无人机、农业物联网、专家在线会诊等“云端”种地新模式,给传统农业装上高科技的“顺风耳”“千里眼”。

刚收割完2200多亩小麦,安徽省怀远县种粮大户尚跃又忙着旋耕整地,筹备水稻直播。

“我每天通过手机实时监控着地里的庄稼,发明有病虫害,可以及时做好田间管理。”尚跃说,在线会诊解决了疫情期间的不少难题,“返青期的小麦长势好,但田里有杂草,专家通过手机视频给出了除草计划。”

“云端”种地的尝鲜者不断出现。

在河北省泊头市四营乡黄屯村的麦田内,合作社工作人员应用植保无人机和喷雾机作业(3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牟宇摄

在山东省夏津县新盛店镇东风村,种了多年食粮的李其河正在学惯用手机把持全主动水肥一体化装备,这让他“手机一点就能浇地、施肥”,还能节水、节肥。“有了这一套智慧农业设施,点点手机就把地浇了。”李其河说。

“好粮”不愁销,品德出效益。一些主产区积极实行农业供应侧构造性改造,推动农业由增产导向转向提质导向。

在河南省邓州市小杨营镇安众村,加装有北斗导航体系的拖沓机在无人驾驶状况下播种(5月26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冯大鹏摄

河南省郸城县种粮大户黄俊飞去年就跟企业签下了订单,小麦收获完直接从田间运到加工厂。“现在是订单农业,企业要什么麦子我们种什么,一斤小麦多卖2毛钱,不愁销路。”黄俊飞说。

“发展优质专用小麦,更能满足市场多元化需求。”安徽省农业农村厅种植业管理局局长张韪说。2019年,安徽优质专用小麦种植面积占比为53.4%,较上年进步14.4个百分点。

在合肥市蜀山区小庙镇,农机手操作机械装备收割小麦(6月2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

保粮安:稳固收购、抓好生产

在中央提出的“六保”中,保食粮能源安全是其中的一项主要义务。

国度食粮和物质储备局食粮储备司司长秦玉云说,综合各方面情形看,夏粮生产形势较好,有望获得好收成,预计产量将坚持在较高程度,收购量也稳中有升。

时建中在河南省新蔡县李桥回族镇狮子口村的麦田边查看收割机作业(5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李嘉南摄

为做到“有人收粮”“有仓收粮”,各地食粮部门提前策划,安排夏粮收购监管工作,确保夏粮收购有序进行。

“个别处所仓容紧张的问题已引起我们关注,麦收前,全省各地忙着并库腾仓、跨地域移库,以保证有足够仓容履行可能的托市收购。”河北省食粮和物质储备局局长杨洲群说。

时建中(右)在河南省新蔡县李桥回族镇狮子口村收获小麦(5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李嘉南摄

山东省汶上县及时搭建银企对接平台,做到“有钱收粮”。通过“鲁担惠农贷” “金种子丰产贷”等系列信贷产品,为全县118家食粮经营户提前筹措夏粮收购资金。

一手抓收购,一手抓生产。为保障食粮等重要农产品生产供应,各地加快推进“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战略落实落地。

在河南省邓州市小杨营镇安众村,农机手操作大型收割机收获小麦(5月26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冯大鹏摄

安徽省近日请求缭绕食粮生产目的,落实食粮补助政策,发掘土地资源潜力,进步复种指数。领导农民尽可能扩展一季稻、夏玉米和夏大豆的种植面积,因地制宜发展薯类、豆类等杂粮生产,确保完成全年食粮播种面积。

在河南省邓州市小杨营镇安众村,农机手操作大型收割机收获小麦(5月26日摄)。新华社记者冯大鹏摄

中国农业大学在河北省曲周县王庄村设立科技小院,研讨生们终年驻扎在村,推广农业技巧,辅助实行“水肥后移、精致整地、精量播种”三项技巧,让种粮大户王志诚的信念更足。“省水省肥三分之一以上,还能省工,产量并不受影响。”王志诚说。

在河南省邓州市腰店镇黄营村,农技专家在查看小麦长势(5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冯大鹏摄

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农业农村局副局长王天海说,农村以托管、流转情势集中土地的速度正在加快,适度范围经营渐入人心。农业龙头企业、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日益成为农业生产主力军,这是破解“谁来种地”的可行之路。

河南省郸城县石槽镇单楼村村民在扬场(5月26日摄)。新华社记者李嘉南摄

安徽省在35个产粮大县,对50亩以上的适度范围经营主体,开展水稻、小麦、玉米大灾保险试点,政府补助保费80%。

在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高庙镇谢营村邻近的高尺度农田,农技专家在查看小麦长势(5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冯大鹏摄

我国食粮已持续多年增产,在基数较高的情形下又遇疫情,还能坚持稳产高产,“中国粮仓”在疫情下经受住了考验,交出的这份“高分答卷”,也为全球食粮安全注入了信念。

在河南省黄泛区农场九分场,一位农民在收获小麦(6月2日摄)。新华社记者李嘉南摄

董召荣说:“确保‘谷物基础自给、口粮绝对安全’,不仅是为本国国民负责,更是为全球食粮安全贡献力气。”(新华社合肥6月6日电 新华社记者代群、陈尚营、姜刚、宋晓东、范世辉、白明山、张志龙、马姝瑞、汪海月)

展开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