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域文化 正文

黄守愚:让湖湘文化创新京剧火遍湖南——欣赏创新京剧《湘魂京韵》感言

字号: 2013-07-04 06:00 来源:大同思想网 作者:黄守愚 访问量: 我要评论()

杨度《湖南少年歌》说:“我本湖南人,唱作湖南歌。”虽然时代不同,杨度的这首诗歌激励了无数湖南人,与正如创新京剧歌舞所唱的“我是一个湖南人”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最近,因有殊胜因缘,我得以在湖南花鼓剧院大舞台欣赏到一台由湖南京剧保护传承中心精心排演的以湖湘文化主题的创新京剧《湘魂京韵》,虽然我只是一个京剧外行,但也感概万千,真希望这种湖湘文化创新京剧火遍湖南,让更多的人在欣赏京剧的同时,领略湖湘文化的真精神。

最近几年,京剧受到了各界的重视,走进了中学课堂。因此,更多人的懂得了欣赏京剧。我从事书法艺术研究有年,一直认为书法也是一门舞台艺术,惟在达到“神明之境”,与京剧没什么本质的区别,而这一台京剧以湖湘文化为主题,弘扬“湖南精神”,所以使得我这个湖湘文化研究者对它抱着甚大的期望。

京剧舞台艺术在文学、表演、音乐、唱腔、锣鼓、化妆、脸谱、服饰、武术等各个方面,通过无数艺人的长期舞台实践,构成了一套互相制约、相得益彰的格律化和规范化的程式。它创造舞台形象艺术的手段十分丰富,用法又十分严格。不能驾驭这些程式,就无法完成京剧舞台艺术的创造。唱、念、做、打是京剧表演的四种艺术手法,也是京剧表演四项基本功,而欣赏京剧也主要在此。京剧能成为具有世界级影响的大剧种,与它的深入生活、行当全面、表演成熟、气势宏美、正大醇厚等息息相关。用当今的话来,有一股“正能量”。

我觉得,湖湘文化精神或者说“湖南精神”如同孟子说的“浩然正气”,至公至正,至刚至纯,与京剧正大的气场颇为相似。正大,是中华民族正统美学精神,也是湖湘文化精神之体现。因此,用京剧艺术来诠释湖湘文化,既具有创新精神,又是在发育京剧在湖南的新生命。而湖湘文化精神通过京剧艺术的诠释,不仅与京剧相得益彰,表现得更为淋漓尽致,而且找到了传承与诠释的新途径。自古以来,古人便懂得利用戏剧、音乐艺术教化人心。湖南人敢为天下先,心忧天下,坚忍不拔,吃得苦霸得蛮,这种湖南精神通过京剧艺术的演绎,我觉得更能熏陶人,深入民心。

湖湘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有近万年的历史。在滔滔不息的历史长河中,湖湘文化为世人提供了无数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有《楚辞》,有蔡伦,有桃花源,有潇湘八景,有屈原,有周敦颐,有王船山,有曾国藩,有铜官窑,有醴陵釉下彩,有浏阳菊花石,有浏阳烟花,有石鼓书院,有岳麓书院,有张五郎,有何仙姑,等等,不计其数。我觉得可以汲取京剧经典的艺术成就,将一些湖湘文化的经典性人物故事编写成京剧剧本,用京剧的形式把湖湘文化精神表现出来,并推向全国舞台。因为京剧与时俱进,同湖湘文化相结合,会吸引更多的湖南爱好者和引起广大湖南民众的关注。而京剧与湖湘文化的结合,又会使得它形成鲜明的地域特色,从而具有独特的地域性、民族性、世界性。而实际上,前期的湖南京剧从业者早已认识到这一点,在京剧本土化运动中,曾从湖南的祁剧中吸收营养,创作出了富有湖湘文化特色的京剧《奈何桥》、《打棍出箱》、《醉打山门》、《盗印》等。

从学理上来说,京剧从中央进入地方各省,一方面京剧本土化,一方面土本京剧化,二者的互动属于一体两边的同一个过程。京剧虽为国剧,进入宫廷,上达天听,但它自诞生以来,一直不断吸收地方戏剧的精华。如京剧经典剧目《霸王别姬》、《贵妃醉酒》是京剧名旦梅兰芳的早年代表作,都是由昆曲改变而成的。1959年,梅兰芳向国庆十周年献礼,主演其晚年代表作京剧《穆桂英挂帅》。而《穆桂英挂帅》便是由河南梆子改编而成的。而湖湘文化博大精深,绚丽多彩,有无数的经典故事和湖湘戏剧剧目可以改变为京剧,湖南京剧从业者大有可为。

我手写我心,我口说我心,心在我们的生活之中。如果用京剧艺术来演绎当今社会的生活,既有艺术价值,又可使得民众产生共鸣与期待,有现实意义,这是京剧的活水源头。一门艺术脱离当今的生活,或者没有经典性、永恒性,民众对它不免有一种隔膜,没有一种迫切的需求欲望。在当今,因大部分人缺乏传统文化的修养,对历史不甚了解,不能同情之了解古人,如果将现代社会生活注入京剧,使得民众对内容有一种预期的“共鸣”,也许不失为接引之道。

一切当随时代转。站立在历史的高度来看,古人创立京剧,固然是源自古人的生活,今人若创立京剧,也当然是源自今人的生活。生活,是生命力之所在。所以,我认为有今人的生活,或者有今人所关注的古代生活,京剧的生命力才会生生不息,历久弥新,历劫弥大。如果有湖湘文化的生活内容,京剧在湖南的生命力应当会更旺盛,灵光夺人耳目。

湖南人有敢为人先的精神,在近代京剧改革运动中走在时代的前列。近代湖南文化名人欧阳予倩和田汉是京剧改革的先驱,他们都看到京剧的生命在于深入“生活”,所以他们以现代文化眼光对传统京剧的思想内容进行了改造,同时注意尊重、利用传统京剧的技艺形式,走出了一条文化创新之路。浏阳人欧阳予倩是我国近代的戏剧大师,他表演京剧与梅兰芳齐名,有“南欧北梅”之说。1917年,梅兰芳在北京上演《黛玉葬花》;欧阳予倩在上海上演《黛玉葬花》。一南一北,对演《葬花》,各有千秋,一时传为佳话。欧阳予倩和田汉都对京剧的某些内容和演出形式等方面进行过改革,欧阳予倩是中国传统戏曲和现代戏剧之间的一座典型的金桥,而田汉改革京剧的目的在于试图创立新国剧。1928年,根据欧阳予倩的话剧《潘金莲》改编的同名京剧在上海公演,田汉称赞它是“新国剧运动第一声”。

而今的湖南京剧从业者理所当然要继承湖南先贤的湖湘文化精神,推动京剧的本土化和时代化及当下生活化,发展和壮大京剧的生命。这也是实践“湖南精神”。显然,湖南京剧从业者认识到了这一点,在积极尝试寻找落脚点。这一台以湖湘文化主题的创新京剧《湘魂京韵》便是一次成功的尝试。其中《迎春·咏梅》、《沁园春·长沙》、《中国梦》、《我是一个湖南人》可算作是当今湖湘文化的日常生活。《迎春·咏梅》、《沁园春·长沙》是毛泽东的诗词,用京剧的洪亮唱腔来演唱,确实气势磅礴,与毛泽东的诗词神境相得益彰。《中国梦》是新创作的京剧歌词,抒发了对“中国梦”的神往和自信。《我是一个湖南人》是新创作的京剧歌舞,场面气势宏大,唱出了湖南人的骄傲与自信,颇为激奋人心。而《奈何桥》、《打棍出箱》、《醉打山门》、《盗印》是湖南京剧吸收本土祁剧的剧目,是外省京剧所没有的,极具湖湘文化特色。这四个京剧剧目都有高难度的武打动作,是外省京剧闻所未闻的,而湖南的京剧演员凭着一股吃得苦霸得蛮的湖湘文化精神,硬是练出来了。而这台京剧的舞台背景布置的创新方面,它以湖南的优美的地域风光和湖南名人书画作品为主,也深深地体现了湖湘文化的特色。因此,从各个方面来看,这台以湖湘文化为主题的创新京剧《湘魂京韵》充满浓郁的湖湘文化色调,只有湖南人有这种敢为人先的个性,也充分地体现了它对“湖南精神”的实践。

这台以湖湘文化主题的创新京剧《湘魂京韵》场面宏大,气势正大,深刻地演绎着当今湖湘文化的生活,淋漓尽致地诠释了湖湘文化和“湖南精神”,并且把湖南人的个性和精神气质活生生地澄明出来了,鼓舞人心,感染力强。到目前为止,这台以湖湘文化主题的创新京剧《湘魂京韵》是当今舞台上弘扬和继承湖湘文化以及宣传“湖南精神”的最佳之作。

我深信这富有湖湘文化特色的京剧是呈现湖湘文化的最佳文化载体。正如京剧歌舞《我是一个湖南人》一样,唱出了七千万湖南人的心声,也沸腾了七千万湖南人追求“中国梦”的心,因为它能激发湖南人的文化自觉,建构湖湘地域文化自信心,激发湖南人的乡土情怀,化育湖南人的地域文化认同,增上湖南人的历史感、责任感、道德感、归属感。

在去年,我省全民参与了“湖南精神” 表述语的征集与提炼工作,并在去年年底公布了“忠诚 担当 求是 图强”八字表述语。此后,湖南掀起了一股学习和实践“湖南精神”的高潮。湖南京剧从业者完全可以排演一台尽善尽美的以“湖南精神”为主题的创新京剧在全省巡回演出,弘扬正大气象,传播正能量,鼓舞人心,届时必将赢得所有湖南人的鼓掌与鲜花。

我深信,假以时日,深受湖湘文化精神熏陶的湖南京剧从业者一定会在京剧的湖南本土化和时代化及当下生活化的实践中干出一番大成就!我们拭目以待吧!

Tags:创新京剧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