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评·书摘 正文

儒学不是男人的专利,也是女人的良师诤友——读《儒学新编》后感

字号: 2016-01-24 15:58 来源:大同思想网 作者: 意而 访问量: 我要评论()

自从于丹女士走上电视开讲,人们才发现,儒学并不是只与“传统型”的老年男性才有关。其实,不只是于丹女士这类教育界的知识女性才能结缘儒学,现代女性,都有必要重新正视我们两千年之久的儒学。

说到儒学看待女性,人们很容易把“唯小人与女子难养”那句话翻出来质问孔子。其实,这句话只是孔子身为男性,在面对两性对话不畅时发的一句牢骚,并无对女性的歧视,更无对女性人格的贬低。《诗经》,是孔子删编的“教材”,其中的作品对女性毫无不敬之意,不但有对女性的赞美,还有对命运不幸女子的怜悯与关怀。到了后世有部分士子,因为各种目的,确实有贬低女性、造成女性地位下降,但这也是人为的曲解,偏离了儒家本义。

在“半边天”越来越气壮声高,与须眉共谋天下的新时代,女性没有必要理会“老古董”拾起儒家经典了吗?那我们先看看现代女性的现实困惑。中国女性大多成长过程中被规划一条理想的人生轨迹:从小认真学习,不要被身边的“小鲜肉”或外面的“怪蜀黍”们诱惑,出来找份安分守己衣食无忧的好工作。年龄到了再嫁一个有车有房又体贴温柔的“高富帅”。接下来生儿育女,又继续教育下一代的工程。

可是,真的能个个拥有如此完美如马丽苏剧本吗?现实是,很多青春女孩在校园就开始迷惘空虚,虚度终日。有人狂晒自拍,把脸蛋整成或P成千人一面的椎子脸。有人把爱情当成生命的全部,一份感情消亡时便不能自拔甚至以命相殉。有人相反,玩世不恭,出入夜店,把男人玩弄于股掌间。有人把自己当成待价而沽的商品,赤裸裸地把婚姻明码标价。已婚女性的悲哀更不少。有的四处攀比,只盼着丈夫更富更贵。有的把家庭打造成封闭围城,监控着对方的一举一动。有的控制不了男人,就依恋孩子,为孩子包办一切——甚至包括婚姻感情。有的不甘心自己没有出人头地,就把赌注押在孩子身上,以“为了孩子好”的名义培养“多才多艺”的优秀人才……

这些是比较普遍的现象。极端的例子,在这个新闻大爆炸的时代,并不鲜见。这些病症的内在根源,多是来自于女性心底深层的不安全感。因为不安全,女人对幸福更患得患失,对幸福的追求还停留在事物的浅薄外在。因此有的女人会把一身皮囊看得至高无上,总以为女人必是以色事人。因此有的女子会拜金,以为物质才能带来安稳。因此有的女子会在面对伴侣移情时会顿时崩溃,生无可恋。因此有的母亲会逼着哄着孩子上各种培训班,追着孩子求高分。而有些事业有成的女性,则是以工作为家,感情无所依归,修成了剩女一枚。

身为女人,无论把安全感寄托于物质、男人,还是依附于事业、权势,这都是舍本逐末,如同吸毒,无法带来真正解脱。只有回到本心,才可能解决心灵恐惧的问题。儒学不是心理学,却可以给出答案。王阳明说,“心即理也”。听起来是惟心主义了,其实是教人回归本心,守持内心,获得心灵的强大。当明白所有的困扰其实都是心在困扰,痛苦就能迎刃而解。国人在文革之后出现信仰真空,儒学却可以为心灵指出方向。它绝不是一碗临时解渴的“心灵鸡汤”。“破心中贼难”,此心安处,即为大道。

心灵的话题听起来有些虚幻,但儒学真的那么缥缈形而上?并非如此。儒家精神的要旨是一个纲,提领着一个人齐家、创业、创新、治企、治国到平天下整个系统的成长成熟。简单一个例子:现在的孩子多被溺爱,散漫不羁。而儒学讲究的纲常,就是一种秩序。合理的秩序,协调社会关系,平衡个人内在。当孩子理解到儒学中向善的要义,就会明白自身责任并自我警策。儒学不仅是育儿法宝,更是提升自己的武器。现代中国女性已有了与男人分庭抗礼的权利,但众多女性尚没觉醒,自甘缩在男性的羽翼之下。其实,儒学不是男人的专利,也能是女人的良师诤友。

我的案头新摆一本儒家学者黄守愚先生主编的《儒学新编》。与近年蜂涌而上做成大系列的国学丛书不同,《儒学新编》没有停留在基本的老经典上,而是从源头到发展枝脉都做了梳理,撷取历代精华,精编成一册,因此不失为最简明全面的大众通俗读本。面对家庭事业双重压力的女性,从这部书开始咀嚼儒学精萃,不失为捷径一条。当然,《新编》也告诉我们,要站在新的时代角度去审视儒学,挖出珍宝为我们所用。

Tags:儒学 男人 女人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