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同文艺 正文

唐朋:风骨写灵照——现代诗演义

字号: 2016-02-18 19:47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admin 访问量: 我要评论()

核心提示:一个人的出生似乎就被上天选定要归属何方,诗人自由的风骨,灵动的写照,看似不是中国诗人的文化背景,但是这位诗人正是出生在中国的大地上,而且是农村背景。是诗歌选择了他,还是他选择了诗歌?没有人能回答,他自己也完全沉浸其中并被诗歌所淹没,他似乎看到了某个接近真相的答案,又似乎并没有,至少这预示着这条道路还没有走到终点。让我们在这里记住并怀念这位诗人年轻的岁月在这里所留下的一丝痕迹,让我们记住他的诗歌。

 

打开

人生有时也会迷惘,特别在我,特别在我,
我真希望将自己送进博物馆展览 
看清我全部秘密的大脑,直达意志的中央,
对终极的追问送我向何处?

特别在我,迷惘的青藤,瓷玩偶,
我童年少年青年不小心捉住的
停留树梢的那只鸟还没有飞走,
 我也不知道它要飞向哪里。
我是否要向它追问, 我只想追问,
绝不监视,如果我要向它追问。 

要承认,我正迷惘,正迷惘,
难道我已全部了解生命的奥秘?
难道我真的知道自己的命运——
不必撒谎说知道——
我正迷惘,正迷惘——
所有的星星已睡眠,
这目光深邃而公开。

 

 

此时此刻

 此时此刻一个名字都没有响起
枯燥的季节也没有干燥的声节
是否都被那快乐的鸟儿所带走
都飞进了聚满欣喜忧伤的书页 

 

在回忆面前

 回忆那绿色如剑的锐眼助长了我朝笑死亡的习性
犹如翻开梦的第一页,人生不过寥寥,
不过诗歌的廊道太长,我顾盼左右从不看前
风中最锐利的一首歌杀过我的心边
我从未察觉,不正是今日,我依稀能闻到
死后每一具腐蚀所发出的独特香味,包括我自己

他们都将叶片洗净,餐具也十分光明闪亮
个性鲜明,得词达意,将事物准时送达目的地
那叼食我胸肺的鹰却迟迟来到我头顶之天盘旋
去与那神秘的召唤之物周旋
去与这些刚劲稳健之吻争夺

迷雾之沙刮遍整座城州亦是盛象
在回忆面前我寻找宇宙诞生的迹象
一朵幽兰盛开在我额间
一颗星照耀其上



 

神之足迹

                         篇一
                         
                           步调
 我绝不相信有什么所在,只有声音与音乐
            打动过我那坚如岩石的心
倾听大地的声音,从脚步传来的远方的声音

 我绝不相信有什么所在,只有这剩下的字迹
            能够保留我最初的真心
这默默独语面向的是整个世界,也是孤独的对白

我绝不相信有什么所在,我现在将自己否定
           从前的所有话语都到了季末
调出所有的色彩与音乐,陈旧不堪在太阳下晾晒

我相信的是什么,我自己都无法命名
不是任何定义,也不是任何事物,在这里
我是变化是消逝是回忆是感性与理性的较力
是时间与事物逐渐走向婚姻并随我死去

我不相信,这就是我所相信
时间缩回到我的内心,空间向后退去
脚步向前迈进,事物老去心灵更新

每当我口中念出一个词语
——这么稳定——
春天的鸟儿就都飞出树林
——我相信这是他的足迹
       

                   音调
——我很幸运,神在一旁,
      他带着欣赏的微笑看着我。

自从我从海上回来,我便懂了很多事情
那些秘密的和早已众所周知的音乐
我都悉数深深埋在了心底,不同的是
我的来自大海,他们的来自陆地

与步调相比,音调更显得有迹可循
因那理性判断并非全能的神力
音调更能体现人心与神的意志
步调不能前进的地方
音调与未知相邻

我们年轻的心曾经年轻现在亦是
坠落尘世正逐渐衰老
当足迹显得模糊不清踟躇不前
声音也就喑哑朦胧混乱低沉

昨天的声音依旧清晰
沉在清澈的深海之底——
去想一只鹰的回声
及其邻近



                 

我什么都没有想起

 故事到嘴边又如石子落下,
夕阳在风中失去牵挂,随青烟升空,
把那冷冷的空腹照个透明。 
我一个人独自在这路途上,
可幸终于找着我的方向,赶路向。

 周遭如此沉默,只有我在诉说;
只有我在沉默,他人都在倾说。

 

 

无题

 正是这时间,我数着呢,在这清澈的北方,我的内心混沌无疆,
正是这时间磨炼我清醒的意志,我的语言也正发生着变化。
新的元素?我想正是这样。我朝着神迹大道走去,赤裸着身体
我从来不会错过他所留下的任何迹象,几群巨大的象群踩着
阴影,就像当年我站在岸堤上看着充满阴影的河水,他们
缓缓地移动,那正是神的背影,厚重庄严而悠闲——
几群巨大的象群正指引着我向神的身旁靠近,向他的手靠近。

使我迈不开脚的冬季将要过境,我可真想提炼一下往昔,
摘下一个段落放进脑中的温室,信手采摘培育的新果实。
 但是有个不敢想象的景象经常出现在我的眼中,
那孤独的神的背影出现在干枯的大地上,他只是经过,
人间的一切仿佛在他眼中都是幻象。 


                        去回忆,去歌唱

 

谁踩中了时代的地雷
谁也无法估量
谁也不必为自己的口负责
这线条如潮水起落涨伏 
这海洋的歌唱如此新鲜
永不知疲倦不停地畅想
往日的脚印还在
那思想的口袋仍然丰满
正义还是黑暗
我一路走来虽然空想
却从未蹒跚

时代的地雷我能否踩上
已不重要
这声音通向另一个地方
那儿声音化作桥梁
连接着故乡的土壤
无数烤焦的青梨
在夏日的圆盘上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