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域文化 正文

黄饮冰:石家河“玉面人头像”是玉制的“夏图腾”和“夷图腾”

字号: 2016-03-15 09:43 来源:大同思想网 作者:黄饮冰 访问量: 我要评论()

核心提示:石家河主体居民应该是由古夷人和古夏人融合而成,石家河人是最早的华夏族群——神农氏。初步判断,石家河可能经历了神农氏、少昊氏和夏后氏的统治。石家河古城先后是神农氏、少昊氏和夏后氏之都城。

江汉文明系列之二:石家河“玉面人头像”是玉制的“夏图腾”和“夷图腾”

在中华文明的研究中,夏和夷的解码至关重要。这两个要素,在石家河玉器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这一点,并没有引起学界的充分注意。夏和夷,是史前华夏古人崇拜的基本图腾,肯定了这一点,要少走很多弯路。

在史前一个时期,图腾崇拜和玉崇拜曾牢牢地结合在一起。因为图腾崇拜和玉崇拜结合在一起,玉成为图腾的载体,图腾也让玉成为了神器,在祭祀中使用的神器就是礼器。在权力结构中使用的玉器就是权器。很显然,石家河遗址出土的玉器,正符合这些特征。

石家河玉人头像的作用是什么呢?据石家河考古资料介绍,在祭祀中,玉人头像被当做崇拜的图腾或神灵的形象来接受祭祀。从中国的祭祀文化来看,在石家河,祭祀中不再使用“尸”来代替祖先或神灵接受祭品,而是用“玉人头像”来代替“尸”,那么在石家河,“尸”就变成了玉制的“偶像”——“玉人头像”。

石家河玉人头像已出土10多件,看来数量并不多,数量不多才显现了这些玉人头像的神圣地位,这说明石家河与人头像的确是在祭祀中被当做图腾或者神灵来使用的,在祭祀中人们拜祭的图腾或神灵就是这些玉人头像。

研究石家河文化的张绪球先生依据玉人头像的饰物特点,将玉人头像细分为常人头像与神灵头像两种。张绪球先生先生认为:常人头像大多为写实的正面像,个别为侧面像。正面像多数呈扁平长方形,也见少数圆雕作品。头像分上、中、下三部分,上部冠帽和下部颈项常以较宽的横凹槽表现。其中,冠帽有平顶、扁圆和凸尖等多种形态;人物面庞写实,两眼倾斜呈倒置的八字形,鼻宽阔,口扁方微闭,双耳戴环状饰物。

对于常人头像和神灵头像的划分,我不赞同。因为对于这些玉人头像来说,没有常人存在,他们都是神灵。但为什么不同呢?仔细看,所谓的常人就是头像跟正常人一样,面目不狰狞,常人头像没有獠牙。所谓的神灵头像,面目狰狞,呈现人面、兽面、双兽角或双鹰的复合形态,一般还有獠牙。不同的原因是:像常人的头像,是没有与动物复合的人灵;像鬼脸的头像,是神灵。神灵是由人们经过复合和想象创造出来的。

在我看来,人灵玉人头像就是夷图腾,而神灵玉人头像就是夏图腾。

一、人灵头像(常人头像)是石家河时期的“夷图腾”

 

 

一个是玉人面,一个是玉人头。他们就具有常人面目形态。这些人灵头像,就是石家河时期的“夷图腾”。夷图腾崇拜的是人本身。

二、神灵头像(人兽复合头像)是石家河时期的“夏图腾”

 

 

这类玉神灵头像糅合了神人与猛兽的双重特征,处处散发着威严与神秘,他们当然是神灵,处于图腾地位。

《列子.黄帝篇》说:【庖牺氏、女娲氏、神农氏、夏后氏,蛇身人面,牛首虎鼻,此有非人之状,而有大圣之德。】,这句话说的就是伏羲氏、女娲氏、神农氏、夏后氏的图腾是“蛇身人面,牛首虎鼻”。

我们在石家河“连体双人头像”上看到了“蛇身”,这在讨论石家河“连体双人头像”一文中已经论述过了。在上面的神灵玉面头像中,玉面呈现的是人面状态;蒜头鼻就是“虎鼻”;人头上部两边是呈弯角状,弯角状物就是“牛角”。人头顶部不是帽子的形状,而是一块板状角骨,代表的就是牛头。牛头和牛角合在一起就组成了“牛首”。所以神灵头像,就是伏羲氏、女娲氏、神农氏、夏后氏的图腾——“蛇身人面,牛首虎鼻”神灵图腾。

 

在“人抱鱼”陶塑上,也可以看到石家河时期的人形陶塑的腰部是明显的圆筒形,圆筒形就是“蛇形”。

“蛇身人面,牛首虎鼻”神灵图腾是什么图腾呢?是石家河时期族群的“夏图腾”。

三、石家河玉神灵头像为什么是“夏图腾”?

夏,音sa,人头的意思。“人面鱼纹图”是最原始的“夏图腾”。“人面鱼纹图”是图文“夏”字。“夏图腾”是华尼-夏(ha-ni-sa)人的图腾。

华尼夏人就是古夏人。仰韶文化就是华尼夏人创造的。华尼夏可以简称华夏、尼夏或夏。华尼夏人的兴起地在秦安大地湾。距今7800年前后,华尼夏人分成了中国西部的西夏,中国中原的东夏,中国西北至中亚、西亚和环地中海地区的大夏(尼夏)。尼夏就是ni-sa。尼夏人一直称雄于帕米尔高原,西夏人一直称雄于中国西部。

 

“人面鱼纹图”,出土于距今6800年到6300年的西安半坡。我认为“人面鱼纹图”就是最原始的“夏图腾”。由“人头”(人面)、双鱼和其他附件组成,核心是“人头”。从本质上讲,夏崇拜就是人头崇拜。中国的面具文化的源头就在“人面鱼纹图”这里。

 

“玉神灵头像”,出土于距今4800年到4000年的天门石家河。由人头、双角和其他附件组成,核心是“人头”。鼻子变成了虎鼻,双鱼变成了双牛角。基本的构图手法和要素是一脉相承的。变的原因,是因为加入了虎崇拜和牛崇拜。鱼崇拜在图上看不到了,但是在其他的地方可以看到鱼崇拜的存在,如在“人抱鱼”陶塑上,可以看到很大的鱼存在。说明鱼崇拜在石家河时期依然存在,只是不在图腾上,可能成为一般崇拜。

 

“鬼脸座双头鹰”。2015年末出土于石家河,是最新出土的石家河文化“人兽复合玉人头像”。

鬼脸座双头鹰是神人与鹰的结合。但构图手法与“人面鱼纹图”和“玉神灵头像”是一脉相承的。不同在于,人面鱼纹图两耳间是“双鱼”,鬼脸座双头鹰是“双鹰”。面部特征也不一样,人面鱼纹图是“写实”,鬼脸座双头鹰是“写神”。与“玉神灵头像”相比,两者在人面构造上没有变化,统一的特征就是虎鼻。但是“鬼脸双头鹰”两边不再是双牛角,而是变成了“双头鹰”;头顶也不是牛骨,而是“冠冕”。

从“鬼脸双头鹰”看,石家河的崇拜在此时又发生了变化,虎崇拜依然存在,牛崇拜消失了,鹰崇拜进入。对“鬼脸双头鹰”玉人头像,我将专门作文论述,鹰的进入传递的信息,可能表示黄帝族群在此时期介入了石家河的统治。“鬼脸双头鹰”具王者之像,很可能是少昊的标志。

以上三图,变的原因是由主体崇拜发生变化引起的。无论怎么变化,“人头”(人面)是核心,始终没有变化,也就是“夏”没有变。

“人头”在当时的语言中就是sa,即“夏”,统称“夏图腾”。

四、石家河“玉人灵头像”为什么是“夷图腾”?

华尼夷人是古夷人。华尼夷简称华夷、尼夷或夷。华尼夷人形成于澧阳平原。彭头山文化是华尼夷人创造的。“夷图腾”是华尼-夷(hua-ni-yi)人的图腾。

夷,古音ni,肩披蓑衣、腰缠稻草绳的孝子。在甲古文中,夷与尸是通假字,尸就是夷。

 

在石家河玉器中,人灵造型有两种,一是人灵玉面人头像,一是人灵玉人像。

上图是人灵玉人像。玉人神态庄重,严肃,是祭祀中的“尸”。在甲骨文中, “尸”和“夷”通假,“尸”就是“夷”。

 

上图是人灵“玉人头像”。也是用于祭祀中的“尸”。

在古代的祭祀中,让活人座在祭祀位置上,代表死者接受祭祀,体现“事死如生”。代表死人的活人就是“尸”,因为“尸”处于“尸位素餐”的地位,所以“尸”也被称作“尼”。“尼”后来转化成了“夷”。实际上在甲骨文中没有“夷”,只有“尸”,“尸”就是“夷”。

所以尸图腾就是夷图腾。

在石家河时期,古人们不再用活人做“尸”,而是用像常人一样的“玉人”或“玉人头”像作为祭祀中的“尸”。所以“玉人灵头像(玉人)”就是“夷图腾”。

这些玉人灵头像或玉人像,在当时的语言中,就称作ni。

五、石家河原居民是华尼夏和华尼夷形成的新族群——华夏(hua-sa)                       

从地理位置看江汉是南北文化的交锋地区。从石家河的考古中也证实了这个猜想。

从源头上看,在末次冰川期内,中国北方是华尼-安人(燧人氏,后来影响西方历史的雅利安人),南方的西部是华尼人,中部和东部是胡尼人。

末次冰川期后,华尼-安人进入北方活动在欧亚大草原上,演变成了雅利安人。遗留于中国西北和北部草原的华尼安人演变成了牧羊人(炎帝族群,古姜或先羌);中国的西部和中原,是华尼夏人(尼夏人,也就是古夏人);中国的两湖地区是华尼夷人(古夷人,);中国东部是胡尼人(古胡人)。中国东北部是华尼黄(古黄人)。从崇拜上划分,鸟、夷、夏、羊(姜)、黄五大族群。黄人也可以归入鸟人部。

从以上的分析看,石家河主体居民应该是由古夷人和古夏人融合而成,石家河人是最早的华夏族群——神农氏。

初步判断,石家河可能经历了神农氏、少昊氏和夏后氏的统治。石家河古城先后是神农氏、少昊氏和夏后氏之都城。

这种判断根据越来越明显。在石家河,有“笄”存在。笄是发簪,束发的用具,这是北人的习俗。石家河还有“圭”,这是大禹的神器,帝授禹玄圭。

经过此次融合,江南的古夷人被分化出来,成为了三苗。

慢慢论述吧!

黄饮冰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于孝感。

作者简介:黄饮冰,本名黄祥文,湖北省孝感市肖港镇人,以研究华夏文明起源史为己任,从1989年开始独立研究华夏起源史,是中国新文明文化史观的独立研究者和鼓吹者。首倡人类起源于中国说和中国是世界人种和文明的起源中心和传播中心,即中国中心论,并把中国中心论系统化和理论化。研究成果汇集成《皇皇者华——华夏文明流源史谈》一书(未出版)。黄饮冰在网易、凤凰、新浪均开有博客,在大同思想网和博客中国开有专栏。

Tags:石家河 玉面人头像 夏图腾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