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寰球时局 正文

白云先生:土耳其反水,文明冲突风云再起

字号: 2016-07-22 22:21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白云先生 访问量: 我要评论()



一、历史终结论


近代西方文明,是踏着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尸体崛起的。在18世纪之前,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一直都是欧洲的恶梦。长达几百年的时间里,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咄咄逼人的扩张和压迫之下,这种恐惧时刻都在笼罩着欧洲人:这天什么时候会亮啊,土耳其人主宰西方世界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呢。


这种怨叹,就如同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受西方人压迫,禁不住在心里暗自发恨:这西方人主宰地球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呢。当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给欧洲人造成的心理阴影就有这么大。


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最强盛时期,黑海,地中海,红海,都是它的内海。它自认是天下之主,对于当时的欧洲国家来说,它就是一个霸王龙一样的存在。迫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强大,西方人才不得已,只好开辟新航路,寻求与东方国家的贸易。


得益于大航海和科技进步,欧洲开始变得强大。另一边,因新航路的开辟,地中海贸易衰落,科技更新没赶上时代的发展,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开始被欧洲的强国超越。一帮欧洲诸强,围绕着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展开了长达一百多年的暴揍,直到把这个昔日的地中海霸王龙,揍成一只小壁虎,最后连希腊都能上来踩一脚,还差点给踩死了。


西方文明的爆发户之路,总共要翻过三座大山:第一步,挑翻欺负自己几百年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第二步,在冷战中战胜苏联。我们看苏俄,认为它是西方,而在欧美人看来,苏俄只是披着西方外衣的东方鞑靼文明。他们并不认为苏俄是西方。第三步,是肢解,围困,招安中国。这三步都完成了,才标志着西方文明,终于在政治上,全面统一了世界。中国入世,类似于西方文明统一地球的东北易帜事件。


苏联解体,美国赢得冷战。这时候,美国统治集团内部,出现了两种不同的声音,一种是日裔美国人福山提出的历史终结论,一种是亨廷顿提出的文明冲突论。历史终结论是一种乐观的历史决定论。而文明冲突论,则是对这种乐观的历史主义思潮泼冷水,并提出警告。


而被冷战胜利冲昏头脑的美国人,他们嘲笑亨廷顿,认为他夸大其词,杞人忧天,而且破坏气氛。于是,他们拥抱了历史终结论,并以此来作为美国推行全球统治的思想和战略纲领。


历史决定论,到底是在说什么呢,这个思想,它本质上是基督教神学的升级版和现代版。我们来看下它的主旨。


1、美国例外主义,对应的是基督教里面的上帝选民观。

2、终结,对应的是基督教里一贯的末世论。

3、美国至上,对应的是基督教中的“我是唯一的神”。

4、自由民主普世主义,对应的是基督教思想里的“你不可以信其他的神”。

5、全球输出民主革命,对应的是基督教文明历史上的十字军东征。


实际上,这种末世学论调的思想,并非是第一次出现。它一直贯穿着西方文明和历史的始终。只是,在不同的阶段和时代,措辞和修辞不一样,看上去版本也不一样,但是精神和思想内核从未改变过。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封面上写着“民主”两个字的版本,就是它的最新版本。下面,我们来对西方文明,进行一次精神考古和思想考古。这样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西方人,总是老在一个地方刨坑。


1、柏拉图主义是对早先地中海文明精神的劣化。关于柏拉图主义,请看至道学宫(ID:zhidaoxue)之前的这篇文章《刚刚,孔子把柏拉图暴打了一顿》。


2、基督教是庸俗的大众的柏拉图主义。柏拉图主义是对世界的形而上思辨。这种形而上学,到了后期,开始掺杂进了对生活本身的形而上化构建,诸神被二次抽象成一神。而且,这个唯一的神,还被“人格化”了,不仅能说话,还能思想,还能生娃。神可以生出来一个人类后代,这是对早期地中海神学进一步的生活化和庸众化改造,也更是一种精神上的劣化。


3、新教是基督教信仰内部的奴隶起义的结果。并没有什么新教,教依然还是那个教,只是被天主教神权压迫的喘不过气来的农奴们,发起奴隶暴动,来推翻天主教神权而已。路德说,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只是要推翻天主教的特权。


4、新教导致了资本主义的产生。推翻天主教的一个后果是,西方人和神之间的中介不存在了。那么谁能得救,谁能上天堂,谁不能得救,谁下地狱,就成了一个问题。本来交钱给天主教就能解决的事情,现在就要变成自己献祭金钱给上帝。谁献祭的金钱多,谁就能获救,谁献祭的少,谁就下地狱。这就造成了资本主义对工人的极端奴役和剥削,对财富过度的病态积累又极度节俭不舍得花钱。并且人和人之间,也产生了毫无底线的无限自由竞争。新教思潮,是对基督教精神的劣化。


5、共产主义是新教信仰内部的奴隶起义。在资本主义伦理中,不择手段的攫取金钱就是人活着的唯一意义和唯一动力。为什么华夏文明没有产生资本主义呢,为什么伊斯兰文明圈,没有产生资本主义呢,因为这些文明,都不存在这种基于病态的献祭狂热的金钱观念。


中国人,从来不是一个怪力乱神的民族,也不侍奉鬼神。对于中国人来说,没有末日审判,也没有救赎一说。在中国文化中,中国人认为,自己比神还伟大,吉凶福祸,并非由鬼神主宰,而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所以,对中国人来说,西方文化中,神救赎人的观念太奇怪,自己有手有脚的,一个人得烂成啥样,才会成天呻吟着乞求鬼神来救自己呢。中国人觉得,自己救神还差不多。


中国人的金钱观是什么呢,有钱了买地买田,多娶妻妾,多生孩子,开枝散叶,希望子孙后代都能有出息,都能光宗耀祖。钱是用来生存和繁衍的,不是用来献祭鬼神的。


伊斯兰文明,他们获得救赎,只要严格遵循教义,因行称义,一言一行不违背他们一板一眼的行为指南,他们就能获救,金钱的地位没那么重。甚至,对于穆斯林来说,放贷收利息都是可耻的。这是另一种文化,所导致的另一种金钱观。这样的金钱观,自然不会产生资本主义。


为了最大限度的获取金钱,那么资本家就会对工人进行最大限度的剥削。很多纺织厂的工人,寿命只有3-5年,所谓的工人,其实就是奴隶,这是工业时期悲惨的奴隶制。这种悲惨的工业奴隶制,导致了奴隶起义和暴动,也叫工人运动。这种思潮和革命,就是共产主义。所以,国际歌第一句就是“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6、冷战胜利是新教资本主义文明完成了对工业文明里奴隶起义的镇压。共产主义运动失败,意味着,全球工人运动的破产,奴隶起义的失败。从宗教意义上来说,新教徒们的上帝战胜了魔鬼,末日审判后,他们都能上天堂,进入人类永恒的乐园。


7、民主是基督教的现代版本。奴隶起义被镇压,奴隶制得到了维护。工业资本主义,升级为新版本的金融资本主义。与之同时,工业奴隶制,也升级为新版本的金融奴隶制。在人类最后的乐园中,天国的福音向全人类播撒,这就是作为普世价值的“民主”。


西方人几千年以来,一直在奴隶制和基督教两个坑里打转,越陷越深。他们虽然外观上看上去,器物文明很发达,但是精神上,依然是很低级很愚昧的。历史终结论,在西方人的历史上,一再被提起,但是历史却一次也没有终结过。


犹太人为什么不承认耶稣是基督呢。因为犹太人认为,耶和华是唯一的神,那么就意味着后面不能再出现新的神了。从这点看,历史已经被终结。而耶稣的出现,基督教的出现,对于犹太人来说,意味着被他们终结的历史,又复活了,又开始向前行进。历史的终结是对神的信仰和赞颂,历史的复活,就是对神的背叛和亵渎。


同样,对于天主教徒和新教徒来说,耶稣是最后的神,以后再也不能有新的神了。历史被封印了,被终结了。可是又冒出来一个先知,宣称自己才是上帝的封印使者,历史又被解封了。这对基督徒来说,伊斯兰教的做法,就是对耶稣的亵渎。谁解封历史,谁就是在亵渎神。


对于穆斯林来说,也是同样。历史在他们手里封印了,终结了,但是前任封印大使耶稣所创办的基督教还存在着,这就意味着,世界上同时存在两个封印者,历史到底在哪终结呢,所以两个只能活一个,要杀死前任,历史才能唯一的终结于最后的封印者手里。这就是伊斯兰对基督教文明进行征讨扩张的精神驱动力。


现在,美国人,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封印使者,历史又再次被终结了。在这新版本的历史终结论中,美国已然化身为人类文明的基督。美国崇拜者,精神美国人,民主斗士们,为什么总是精神上不太正常,这就是原因。


因为民主所指的不是政治,不是代议制,民主的本质是宗教,它是基督教的现代版本。政治和利益斗争,并不会让人才是精神上的狂热,但是宗教可以。这些精神上的扭曲者,他们都是狂热病态的宗教徒,虽然他们自己并不知道。


二、文明冲突论


福山的这一套,在亨廷顿看来,是一种很愚昧肤浅的神棍思想。所以,亨廷顿针锋相对的,对当时信奉福山政治神学的克林顿政府,发出警告。亨廷顿的出发点是,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泛滥的现代社会,还以蒙昧主义的这一套,施行全球统治,下场会很悲惨。


为了破除福山的福音书世界政治神学,亨廷顿的分析围绕五个论点进行:

1、经济和社会现代化既不会产生一种普世的文明,也不会导致非西方社会的西方化。这条对应的是基督教思想的“我是唯一的神”一句,亨廷顿认为,世界文明上不存在神。即便存在的话,它也不可能是唯一的。

2、文明圈的力量对比在发生变化。这一条对应的是基督教“上帝选民观”。亨廷顿认为,不存在上帝的选民这种事。所以,哪个文明兴盛,哪个文明衰败,并不是因为被上帝选中而决定,历史是很随机的。

3、一种以相互竞争的价值观为基础的世界秩序正在产生。这条对应的是基督教中的末世学。亨廷顿认为,历史不仅不会终结,而且永远也不可能终结。历史将永远呼啸着向前运动。至于谁能笑到最后,这要看各个国家的经略,而不是由信了什么神来决定的。

4、西方的普世要求导致边界冲突。这一条,针对的是基督教的十字军东征。亨廷顿认为,美国如果对全球输出民主革命,这种要么你死要么我亡的中世纪愚昧思想,会把全球拉入混乱的泥潭,也将最终把美国拖入衰落的境地。亨廷顿还认为,一个国家会不会成功,不在于政府的形式,而在于政府的能力。所以,输出民主革命的后果,不仅没有必要,可能还会适得其反。


5、全球文明冲突只有当西方团结在一起,美国在领导的同时自行后撤时才能避免。这条针对的是基督教思想中的“你不可以信其他的神”。亨廷顿认为,美国拉着欧洲的小兄弟们,自己信自己的神,自娱自乐就行了。至于别人信什么,怎么生活,和美国无关。

从冷战后这几十年的世界政治历史看,亨廷顿的理论,都应验了,而福山肤浅的神棍理论,则几乎全盘破产。亨廷顿的思想,在美国人看来,即便他说的很深刻很有智慧,但是他是一种“渎神的思想”。所以,当时,大多数的美国人,都攻击和嘲笑亨廷顿。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亨廷顿,才是美国社会中的先知,他才真正的理解了人类文明和政治。世界政治,不是看军事实力来决定的,而是文化的产物。军事可以逞强一时,但是长期看,以兵强天下,失败是必然的。福山这种肤浅的无知之徒,为什么会这么有市场呢,因为大多数的美国人,这些虔诚的基督徒,他们精神深处,都依然还是蒙昧主义者。

 

三、文明边界的地震带


土耳其政变,对世界政治格局未来的影响,和英国脱欧是同一个级别的大事件。美国摧毁南美的阿根廷,和非洲的南非之后,就无需在担心,这两大洲上会产生强权国家。所以,它就可以集中精力,把全球统治的战略,放在钳制亚欧大陆上。它所最为倚重的三张牌,就是英国,日本和土耳其。也就是至道学宫(ID:zhidaoxue)前面文章中所说的,两个钳子一张嘴的螃蟹战略。


英国这只钳子刚松脱不久,土耳其这张嘴也要脱落了。而且中间间隔的周期这么短。这几乎会让人产生联想,难道日本不用多久也要松脱吗?如果英国,土耳其,日本,都松脱了。那么美国对亚欧大陆的钳制就再也无从谈起,它的全球统治力,甚至会被逐渐清零。


土耳其政变中,出现了俄罗斯的身影,还出现了美国中情局的身影。在情报战上,中情局输给了俄罗斯,算是普京救了埃尔多安一命。埃尔多安挫败政变之后,控制了美军基地,扣押了美国士兵,还控制了50枚核弹。这一幕,和当年的伊朗革命,多么的相似。


埃尔多安开始对军队,对学校,对司法等领域,进行大清洗。全面清除美国可以操纵的力量。这明摆着,是要彻底摆脱美国的控制。可以料想,土耳其接下来,将进行伊斯兰革命。随着土耳其全面伊斯兰化,那么很快,它就会被踢出北约。美土关系,欧土关系,全面破裂,是非常有可能的。


埃尔多安的最终目的,是要重建奥斯曼土耳其第二帝国,他自己呢,就是奥斯曼土耳其第二帝国的首任苏丹。从这个人,把联合国五常挨个得罪一遍的脾性看,他做出来什么样的事,都不会令人意外。


为什么说,土耳其对欧美来说,很重要呢。因为它处在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教文明交界的板块地震带上。当年凯末尔革命,对土耳其进行世俗化改造,只是为了能在西方列强的压迫下,为了不亡国,不得已采取的一种文化投诚。西方人也觉得,有土耳其这么一块文明缓冲区,可以替它们挡住伊斯兰文明的扩张蔓延,保留土耳其这个国家,还是有意义的。


而土耳其一旦进行伊斯兰革命,变成伊朗那样,从盟友到反目,未来和欧美死磕,那么这两大文明圈之间的缓冲区就不存在了。正值衰落的欧美基督教文明,就会直面伊斯兰文明圈的威胁。在安全战略上,如同恶梦再起。当年他们花了几百年,才扳倒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这个恶梦,现在这个恶梦,又有企图回归的苗头。


不仅仅是地缘意义上的失败,土耳其的反水,更是说明,美国输出的全球民主革命,彻底的失败了。土耳其世俗化这么多年,说反水,马上就翻脸。前面有伊朗,现在有土耳其。那美国这么多年,折腾了这么久,花了这么多代价和力气,突然都变的毫无意义,就像一个巨大的讽刺和玩笑。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思想上的道路和方向选错了,战略,战术,都会失去意义。美国人骨子里的基督教蒙昧主义根源,注定他们无法对世界进行长久的统治。而冷战胜利后,他们选择了福山的升级版的当代基督教思想,也注定要酿成现在满盘皆输的苦果。


从最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支持者放出来的信息看,美国人似乎也意识到了福山道路的破产和失败。他们也开始有了改弦易辙的战略转向。转向亨廷顿的那一套。如果要避免文明冲突,那么美国就应该退守。美国人真的这么一退,下面就太热闹了,把土耳其东欧交给俄罗斯,把台湾还给中国,把日韩交给中国。真这么一来,就要变天了。


四、土耳其与俄罗斯携手反攻


美国的退守收缩战略,打算紧抱着欧洲和以色列。抛弃土耳其和东欧各国。那么土耳其全面伊斯兰化,就不可避免,被美欧抛弃的东欧,将再次被沦为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全球地缘版图,就要大改版了。


在这次政变中,俄罗斯情报部门,给埃尔多安提前发出了政变警告。可见,美俄土三国,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没少勾心斗角,明争暗斗。美国的这次政变失算,要付出很多代价。螃蟹战略的那张嘴是保不住了,而且,还把土耳其推向了俄罗斯的怀抱。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们再来回忆一下,过去几百年,欧美基督教文明,是怎么问鼎全球霸权,主宰世界政治格局的。首先是挑翻了奥斯曼帝国,接着是冷战战胜了苏联。最后是招安了中国。


再看一下,正在发生了什么。土耳其反水了,俄罗斯防御住了之前美欧猛烈的攻势,现在开始反守为攻。中国这边,中美共同体彻底破裂,两国走向了新冷战。到了这一步,相信很多人都能看出来发生了什么,欧美基督教文明,主宰地球的日子,快到头了,要变天了。


打个比方说,父亲和儿子经常闹着玩打斗。随着儿子越长越大,越长越高,力气越来越大,终于有一天,父亲打不过儿子了。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说明,基督教文明衰老了,不仅是一时的衰败,而是生命周期意义上的衰老。


很多人迷信,民主国家可以自我纠错,可以自我修正,美国会永远都强大。这就是信徒认为这次自己倒霉了,下次上帝还会赐福音一样。民主的本质,前面已经说了,就是基督教的现代版。很多人眼里的民主,也跟鬼神一样,神通无边。不靠事实,而只靠信念做判断,这不是代议制和政治学所讲的民主,这是神棍眼里的蒙昧主义神学。


衰老是不可以修正的,也不可以纠错。就像生死不可以纠错一样。欧美西方基督教文明,之所以当年连跨三座大山,问鼎世界霸权,不是因为它们是上帝的选民,而是它的几个对手,恰巧处在了衰老周期。


几百年过去了,现在,欧美基督教文明,进入了衰老期。而从奥斯曼帝国,苏联,旧中国死后的废墟上,成长起来的新生命,土耳其,俄罗斯,新中国,在生命周期上,进入了向上的生长周期。这就是文明圈地缘权力分配的此消彼长。


历史何曾终结过呢,历史是有生命的,有生就会有死,有死就会有生。所谓的历史终结,就是一种由死后世界的癔症所衍生出来的蒙昧主义思想。只有在死后世界里,才有天堂,在这样的天堂里,历史才会终结,因为死人的历史才是永恒终结的。但人类的文明,恰恰不是发生在死后世界,而是发生在活人的世界。这就是美国人幼稚愚蠢的地方。


历史非但没有终结,而是像幽灵一样的复活了。新的历史,带着文化上的记忆,从复活,走向复兴,再走向新一轮的全球格局重建。国亡,文化不亡,则国可复。国亡,文化亡,则复无可复。因为文化就是一个民族的种子。


五、可怜的欧洲


一个收缩退守的美国,就意味着,它将主动的逐步放弃继续维持它的全球统治。接下来的几十年,混乱和暴力,会成为世界的新常态。天下无主,诸侯割据,而当更大级别经济危机雪崩时,为了活命变得穷凶极恶的人,会把世界上的很多地方变成屠宰场。


美国接下来的战略,是美国优先,西欧第二。至于东欧,估计是放任它们自生自灭。失去美欧的东欧,将不可避免变得更加混乱,失去美国钳制的中东,将变成人间地狱。这些可怕的力量,从东欧和中东,贫穷,暴力,饥饿,恐怖主义,甚至是革命,都将会一股脑的不可抑制的向欧洲蔓延。


而欧洲自身的问题,欧债这种大脓疮,也会破裂。当欧洲的生活水平下降,高福利难以为继,那么暴怒的生活困难的底层人民,再加上外来的难民们输入进来的贫穷和暴力,他们会狂热的选举极右势力上台。欧洲各国,几十个小希特勒上台,中东地区,先出现了一个ISIS的哈里发,现在埃尔多安又执意想做会苏丹。中东欧洲,两大文明冲突的屠宰场还要不停的对流互动,画面美的让人不敢看。


当初,美国政府选择福山的历史终结论路线,认为美国统治下的地球,会变成一个美丽新世界,人类将生活在永恒的人间天堂和乐园中。而这几十年的神棍实践走下来,不仅把人类文明带向人间天堂,还把人类带向了大乱世和文明冲突的屠宰场。


美国人错了吗?显然错了。错在哪里了呢?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福山最近也在反思他为什么会错。可从他最近的思想转变看,他根本没有什么深刻反思。他认为民主主义,依然还是人类最高类型的,最终极的,最完美的政治制度。撼山易,撼神棍难。


亨廷顿知道答案吗?如何进行全球统治的终结答案?他也不知道。他只是觉得福山那套,肯定要搞砸,要祸害全球。所以他提出警告,希望可以挽回这一切。至于怎么才能进行全球统治,让全人类生活在一种美丽的文明乐园中,他也给不出答案。


西方人经常说启蒙,说现代性。实际上,他们的启蒙,只是换了套衣服,人根本没变。本质上,还是蒙昧主义的那一套。蒙昧主义,加上工业文明,就带来了现代性和大屠杀。对大屠杀的反思,也浅尝辄止,不过是增添了些虚伪的关于教养的说教,并没有从精神上根除这种蒙昧主义。


无论是基督教文明,东正教文明,伊斯兰文明,印度文明,他们在根子上,都是奉妖事鬼的蒙昧主义文明。所以,这些文明,注定无法对全球全人类,进行全球统治。一个福山倒下了,还有千万个披着文明外衣的福山之类的神棍站起来。


世界上,非蒙昧主义特质的文明,只有一个,那就是华夏文明。我们不是哪个神选中的民族,我们是天地所生,能既知其子复守其母的民族。人类之母,就是天地。而那些蒙昧主义文明,他们既不知其子,也不知其母。他们按照一套人为设定的思想企图左右世界,结果肯定会是失败的。他们所谓的神,只不过是失去天地这个精神母体的流浪儿民族,对自身的形而上想象而已。


天反其物为灾,地反其物为妖。失天,就会造成灾难;人为的杜撰出来一些根本不存在的死后世界,根本不存在的“神”,这都是地反其物为妖。为什么美国人无法成功的进行全球统治,就是因为他们精神深处,操纵着他们大脑和心智的,是一些人类发明出来的妖。


绝灾绝妖,复天地之道,人类作为一个命运共同体,才有可能长久的和平的共存下去。永久的消除文明冲突,才能实现永久和平。和平,靠的不是妖的选民们之间的苟且与契约。真正永恒的和平的基石,是人类精神重返天真,重获健全。只有先摆脱了蒙昧主义,全人类精神都健全了,那才会有永久和平,和永恒的太平家园。


Tags:土耳其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