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道法自然 正文

广东宗族:现代社会良俗形成需要儒家自治

字号: 2016-08-18 15:15 来源:中国当代儒学网 作者:陈斌 访问量: 我要评论()

核心提示:宗族这样的小共同体尽管没有强制的权力,但却可以通过舆论机制来定分止争,维护公序良俗。这种舆论机制,本乎人心与良知、事理与常识、风俗与惯例,本乎自然法与习惯法,介于本能与习得之间,体现为共同体成员的主流认知,是儒家世俗文明的基底与本色所在,是古圣先贤留给我们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

这是一个暖人心怀的反转故事。2016年6月13日,广东饶平县大澳村一个出生仅18天的男婴突然不治身亡。不能接受的家属上门大闹,要求医生赔偿。该医生为人甚好,感念其医德医术的邻居自愿为其垫付90万元。事情传开之后,6月16日,大澳村委会与祠堂理事会动员死者家属退还部分款项。家属也明事理,最终退还了全部款项。

要说整个事情医生的行为全无瑕疵,也未必。该医生系县人民医院的医生,不是在医院而是在自己家给男婴看病,或存在医疗程序问题;医生的诊断给药同婴儿死亡之间有无直接因果关系,也无权威结论。如果医生第一时间建议家属送男婴去医院诊治,这个悲剧或可避免。但死者家属最终选择自行承受所有后果,也令人感佩,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

整个事情又提供了一个鲜活的例证:宗族这样的小共同体尽管没有强制的权力,但却可以通过舆论机制来定分止争,维护公序良俗。这种舆论机制,本乎人心与良知、事理与常识、风俗与惯例,本乎自然法与习惯法,介于本能与习得之间,体现为共同体成员的主流认知,是儒家世俗文明的基底与本色所在,是古圣先贤留给我们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

不过,100年前的新文化运动,以反传统为大旗,塑造了几代新人,制造了一个文化断裂,形成了一个小传统,与我们至少有2500年的儒家世俗文明大传统是有张力的。这个反大传统的小传统,对宗族的主流叙事是极不友善的。随着中国经济腾飞,国人的民族自信心在不断恢复,越来越能客观看待自己的传统,让中国传统一抹黑的极端论调市场越来越小。

在这个意义上,国学热、认祖归宗热都是好事。“孔子学院”在海外遍地开外花、中纪委对郑氏义门的推崇,也表明了为政者对传统复兴的态度。这是一个迟到的纠偏。一个2500年的儒家世俗文明、一个绵延时间更长的中华文明,在游牧民族持续侵扰的恶劣地缘政治环境下,能够薪火相传至今,单靠运气是不能解释的,一定有很硬很靠谱的内核支撑才对。

对孕育滋养我们的儒家世俗文明与中华文明的自信,乃是文明自信,是最高的自信。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自信呢?迄今为止,实现工业化并有完整工业体系的国家如下:一是以盎格鲁-撒克逊新教文明为正宗的西方文明,包括英、美、德等;一是以儒家世俗文明为核心的东亚文明,包括日、韩、中等。可见,儒家世俗文明有能力适应并引领现代化。

具体到宗族,可以说是儒家世俗文明的根基之一。有人说中国人是没有宗教传统的。如果以游牧民族一神教的标准来衡量,自是没错。但中国人讲求“敬天法祖”。天地之大德曰生、生生之谓易,中国人也追求一种永生,即基因绵延意义上的永生。这是一种最自然、最本真、最伟大的宗教情感,但绝不会导致一神教常见的宗教战争与对不信从者的屠戮。

浸润在“敬天法祖”之下的国人尤其是大家族成员,有“不辱没先人”的怵惕,有“光宗耀祖”的自我鞭策,有“传承光大家风”的自我提点,故而体面人与大家族成员还追求另一种永生,是模因(MEME)绵延意义上的永生,要把祖宗的德性与家风代代传下去。是的,敬天法祖的中国人也追求两种更高贵的永生。宗族就是承载这两种永生追求的组织载体。

在有秩序的治世,在和平时代,宗族有诸多社会功能:(1)保险与风投等金融功能,贫寒的成员,宗族给其衣食,供其读书,将来事业有成再回馈宗族;(2)提供社会资本,成员想从事一门生意,需要相关知识与人脉时,宗族提供帮助,将来有能力再回馈宗族,徽商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壮大的;(3)养老与救济功能,养老的防线第一道是自己,第二道是家庭,第三道是宗族,不能自食其力的鳏寡孤独要皆有所养,得靠宗族;(4)提供道路、卫生等公共服务;(5)定分止争的司法功能;(6)舆论教化功能;(7)维持本乡本土治安等。

在秩序崩溃的乱世,在大洪水来的时候,再强大、再健壮的原子化个体也无法独自生存,必须依托于强大的宗族或宗族联盟才能自保。西晋永嘉之乱,汉人成了两足羊被任意屠戮,只有宗族或宗族联盟建造的坞堡提供的防卫力量,才让北方汉人及其文明薪火不至熄灭。

简单说,宗族不仅不是自由的敌人,反而是自由的保障。个人主义哲学给了我们一种错觉,以为个人本位就足以生长出一个现代社会。社会是一个有机体,个人权利只是其骨架,包括家族在内的小共同体才是其血肉。打碎一切小共同体、由原子化个人构成的所谓“社会”,法家管治下的编户齐民,对大洪水是没有任何抵御能力的。

但这绝不意味着,我们无条件赞成任何共同体。共同体也有野蛮与文明之别,自我封闭且对外部富于侵略性的共同体也是存在的。对于这样的共同体,文明也必须亮出自己的牙齿,而不是粉饰太平,听任文明被毁灭。在这样的斗争中,服膺儒家世俗文明的宗族共同体不仅是站在文明一边的,而且是文明的根基与守护者。

Tags:宗族 现代社会 良俗形成 儒家自治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