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同文艺 正文

最后一个青年军:另类“潜伏”,英雄悲歌,世纪恋情

字号: 2016-09-20 08:07 来源:回水滩 作者:陈小平 访问量: 我要评论()

核心提示:看个体命运在历史长河中怎样沉浮

一句话剧情:再优秀的个体,在历史的长河中只不过是一滴最微小的尘埃,我们根本把握不了自己的命运......

故事内核:“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抗战最艰难时期,张志泽投笔从戎竟然报名参加了青年军,因为优秀,被选入军统特战队。抗战结束后,被派往北平长期潜伏。国民党一溃千里,一下子被赶到了台湾。张志泽耳濡目染,其信仰发生了根本变化。可当他每次想向组织交代自己的身份时,都碰上政治运动。作为知识分子和党的中层干部,他经历了从反右到文革一系列运动。改革开放初期,他主持修建一座大型电站。在长远利益与个人政绩、保护生态环境与短期经济效益面前,他挺身而出,暴露了自己的“军统”身份......

               最后一个青年军

广西西江大藤峡山区,一个多民族的集结地,苗、瑶、白、汉杂居中。(拍摄地点:可根据投资商的要求,选择其他类似的旅游风景区)白族姑娘依娜,风采多姿;汉族青年张志泽,瑶族小伙子石头浩南都喜欢她。而依娜却偏偏爱上了苗族汉子刘荣轩,可刘荣轩只想和石头的妹妹月桂三妮。月桂则一心想嫁给张志泽。张志泽、石头、刘荣轩和依娜四人在城里读书,月桂三妮在家照顾父亲。

1943年,抗日战争已经出现了一丝曙光,但日寇也越发疯狂,豫湘桂战役失败后,陪都重庆直接受到威胁。国民政府发出“战争总动员”,蒋经国亲自发表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演讲,许多热血青年报名参军。 张志泽和石头、刘荣轩和依娜一起商量,决定到重庆去参加中国青年远征军。路上,刘荣轩阑尾炎发作,送到医院去做手术。

来到重庆后,石头结识了新华社女记者上官灵芸。上官灵芸对石头一见钟情,向他灌输了不少进步思想。石头听了上官灵芸的建议,去了延安。张志泽和依娜参了军,和一同参军的800名热血青年,被飞机空运到印度密支新一军,孙立人将军的训练基地。在训练时,副队长马致远,对依娜特别关爱,当兵痞苍苟每次骚扰她时,他都恰到好处地出现,演绎出一出出“英雄救美”的好戏。依娜很感激,其实,马致远是有目的,他是军统驻新一军情报站组长,在他的诱惑下,依娜加入了军统。

训练结束后,张志泽和苍苟分配到新一军三十八师第一一二团,两人分别担任少尉排长,依娜被安排到军部,名为孙将军的私人秘书兼看护,实则是监视孙将军。 依娜遵照马致远的指示,几次劝张志泽加入军统,被张志泽婉言拒绝了。反攻开始后,新一军三十八师第一一二团作为先锋,迅速向八莫推进,歼灭八莫、曼西地区之敌,在夺取八莫的战役中,张志泽亲眼目睹苍苟为国捐躯。马致远为了能让张志泽加入他们的组织,使尽了手段,甚至以霸占依娜为要挟。张志泽不得不屈服,离开了远征军,和依娜一起,来到安徽歙县雄村中美所特训班,第七期接受特工训练。

1945年8月,也就是抗战胜利前夜里,张志泽和依娜训从雄村中美所特训练毕业后,被派往上海军统站。不久,张志泽得到一份重要情报:美军一架带有原子弹的轰炸机被日军的神风号逼入大海,军统动用了潜伏在日本最高统帅部的谍报网获取了坠海飞机的准确位置。可情报刚传到张志泽手里就被日本宪兵发现了,张志泽只好装扮成货商,一直往广西西江大藤峡山区跑。日军穷追不舍。一场恶战,张志泽弹尽,跳下悬崖。

 

那天,瑶家姑娘月桂三妮在山上采药,看见有人跳了崖,当她爬上危崖救下那人时,才发现这人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心上人张志泽。月桂对张志泽百般照料,张志泽为之感动了。伤好后,月桂有意陪张志泽喝酒,把他灌醉了。张志泽迷迷糊糊把她当作了依娜……事情发生后,张志泽非常后悔,月桂一点也不怪他,说是她自愿的,并打消了他的顾虑,并不要求他承担什么责任……

从大藤峡出来,小日本早已投降了,而国民党正在忙于内战准备,张志泽陷入了困惑。不久,他作为国民党军方代表参加了苏中停战谈判,而共方代表正是儿时的朋友,已经当上新四军营长的石头浩南,依娜则当上了美国顾问的翻译。上官灵芸作为石头的副手也参加了谈判。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谈判桌上,他们还见到了刘荣轩。他病好后,考取了西南联合大学,他是作为呼吁和平的民主人士代表参加调停的。

 

休息时,四位少年时的朋友,说起过去的轶事,其乐融融。石头见了依娜以后,蛰伏了多年的爱像火山一样爆发了。而依娜故作不知,自己集中火力对刘荣轩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上官灵芸依然对石头情有独钟。这些日子来,依娜越来越认识到军统的黑暗,以致萌发出和刘荣轩一起远走高飞,归隐山林的念头。张志泽因为与月桂的关系,觉得对不起依娜,不再像以前那样主动追求依娜。

内战暴发后,张志泽调往徐州战场担任某师副官,他的对立面正是已经升任了团长的石头。在石头的强大的政治攻势下,张志泽所部土崩瓦解。张志泽只身化装成农民狼狈逃走。

刘荣轩大学毕业后,立即回到西江大藤峡,准备找月桂结婚,然后把她接到自己刚分配的南京市,可万万没想到月桂已经嫁给了当地一个逃难的汉人胡杨,还生了一个儿子。回到南京后,他只好躲进了依娜的温柔梦里疗伤……然而,就在两人准备结婚时,刘荣轩被车撞伤了,被送进医院。依娜知道是马致远搞的鬼,为了刘荣轩的生命安全,她自己结束了这段爱情,神秘地消失了。

张志泽逃回之后,脱离了军队,仍旧做情报收集工作。国民党越打越糟,民怨沸腾,张志泽陷入了深深的苦闷之中。平津战役快要结束时,军统头目马志远再一次找到他,要他去北平高校作一名高年级插班生,长期潜伏。张志泽本来不愿意,但他知道依娜在这家伙的手里,自己不答应的话,依娜就活到头了。于是,张志泽化名左牵黄,被安排到了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并且很快当上了学生会主席。他英雄潇洒的气质一下子把校长梅贻琦的千金梅雨洁俘虏了。北平解放时,梅贻琦去了美国,而梅雨洁却坚持要留下来。

 

1950年国庆一周年,军统精心策划了一次暗杀,在北京的主谋恰恰是马致远,依娜担任爆破行动组组长。她的公开身份是北京美术馆的管理员,此刻她已经疯狂地爱上了绘画这门艺术,她拚命画画,企图借圣洁的艺术,来洗涤自己的灵魂。可马致远像一条毒蛇缠住她,而且越缠越紧。刘荣轩也到了北京,而且当上了一所中学的校长。那天,他和美术老师王俊南去送参展作品,王俊南一下被依娜迷住了。依娜拜王俊南为师,正式步入艺术的殿堂。马致远为了长期潜伏的需要,准许依娜和王老师恋爱,甚至催促他们结婚,可依娜的心还是在刘荣轩身上。

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已经担任某部副师长兼情报科长的石头被抽调到北京市公安局,专门侦察敌特工作。他化装打入敌人内部,在一次舞会上与依娜重逢,爱情的火焰再一次点燃,然而,国家安全领袖安危的责任和使命感,使他觉得依娜不平凡。上官灵芸也调到了北京担任《人民日报》的副总编辑,她对石头的爱始终不渝。而此刻,张志泽的信仰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他确信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决心真心皈依共产主义。于是,他巧妙地把军统的计划透露给了石头。暗杀行动彻底失败,马志远当场被石头击毙。张志泽的身份差一点暴露,为了生存,也为了爱情,他和依娜在梅雨洁的帮助下,飞到了欧洲。

 

不久,朝鲜战争爆发,石头带兵去了朝鲜,上官灵芸作为随军记者也入朝参战。开始打得很顺利,可在“三八线”上美军把志愿军包了饺子,石头为了掩护主力突围,受伤被俘,更为不幸的是上官灵芸和几个记者也被俘了。而远在法国巴黎的张志泽和依娜的则在大街上流浪,为了生存,张志泽到一家餐馆打工,依娜则在大街上画人物素描讨点小钱。一天,张志泽结识了一位大亨的女儿伊丽莎白,在她的帮助下,张志泽考上了西德的著名大学继续攻读学位。依娜则被安排在巴黎的一家大医院当护士,工作之余她把全部时间都交给了画画。伊丽莎白很仰慕张志泽的才华,尽管她知道他和依娜的关系,也为这份惊天动地的爱情而感动,可还是抑制不住地向张志泽表达了自己感情。依娜的画大有长进,她的一系列以“爱与和平”为主题的油画,得到了国际艺术界A的首肯。在他举荐下,依娜成了巴黎最大的美术馆B宫的专业画家。A疯狂地追求依娜,她表面上拿张志泽当挡箭牌,心里却一直惦记着国内的刘荣轩。此时,刘荣轩通过王俊南的介绍,认识了他的妹妹王雅琴,两人结了婚。

在战俘营,石头和上官灵芸偶尔能见上一面,便相互鼓励。他们带领被俘的战士与美军进行了坚决的斗争。战争结束了,石头冲破了重重阻挠,带领了战士们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上官灵芸却被裹胁到了台湾。刘荣轩的妻子王雅琴难产,生下女儿曼妮后,死了。刘荣轩与女儿曼妮相依为命,时常思念远处的月桂三妮。而此时,广西西江大藤峡山区正在组建国营林场,胡杨调到林场当了场长,他的妻子月桂和儿子胡嶂泽也一起迁到了林场。

 

张志泽取得博士学位后,被欧洲一家著名的水利电力研究中心抢走了。依娜把自己的灵魂全部交给了绘画艺术,伊丽莎白当着她的面向张志泽表白了自己的感情,依娜笑着说,祝福你们……正在这时,梅雨洁追到了欧洲。张志泽便和梅雨洁结了婚。不久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叫黄欣妍。

依娜在巴黎举办了一个画展,在展览会上,张志泽认识了一位中国访问团的翻译龙辰逸,了解到祖国正在大搞建设,急需像他这样的人才。在龙辰逸在安排下,张志泽和正在欧洲访问的周总理见了一面。几个月后,他在周总理的帮助下,带着妻女回到了祖国,分配在水利电力部。此后,张志泽一直为新中国的蓬勃建设而鼓舞着,由于他的表现突出,被当选为市政协副主席,在填写简历时,他写了一份长长的《自传》,打算将自己的复杂曲折的历史全部向组织说清楚。可就在他准备上交时,肃反开始了。报纸上电台里天天刊登和播送着这一类新闻,某月某日又破获一起国民党特务潜伏案,该特务如何狡猾,怎样窃取了党的领导职务,骗取了人民的信任,又如何被清查出来了,最后怎样处以极刑。张志泽害怕了,偷偷地把那份《自传》烧了。他大病了一场,病好后,拚命工作,想以此来洗涮身上的罪孽。不久,主动请缨担任中国水利资源考察队队长,带领一帮年轻人大西南进行水利考察……

 

石头回国后,不久就复原转业了,因为当过战俘的原因,被安排到广西西江大藤峡山区一个小县城,担任县委县委书记,并与县剧团一个长相酷似依娜的女演员何香茹结了婚。刘荣轩因忍受不了思妻之痛,带着女儿曼妮离开了北京,来到这个小县城当了一名普通的高中教师。一天,月桂三妮送儿子胡嶂泽来学校读书,刘荣轩的眼睛一亮,心又复苏了,他开始设法打听她的身史。

张志泽在考察的过程中,突遇山洪暴发,被山洪冲到了险滩上,月桂又一次把他救了。但为了儿子的前程,月桂压抑了自己的感情,两人没有相认。

回到北京后,张志泽立即撰写了一份《中国西南水利资源和开发》详细方案,并且日夜整理资料,开始起草的《中国西南水利资源和开发》专著。为了躲避政治风险,张志泽主动申请到学校去教书,这样他被分配到了母校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担任科系主任。

刘荣轩利用暑假来到童年生活过的地方,寻找儿时的足迹,一切物是人非,这里有一半多人迁到林场里去了。让他得到了些许安慰的是,通过这次调查已经证实了胡嶂泽的母亲就是月桂三妮。石头升级了,调到西江地区当了地委书记。

月桂的儿子胡嶂泽考上了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张志泽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胡嶂泽,两人成了莫逆之交。胡嶂泽经常出入张志泽家,和张志泽在中学读书的女儿欣妍成了好朋友。就在这时,文化大革命暴发了,欣妍为了取得造反派的信任,带领一班红卫兵小将把张志泽刚刚完稿的《中国西南水利资源和开发》专著操走了。

斗争越来越升级,张志泽被遣送回到广西西江大藤峡山区林场,接受再教育。他的妻子梅雨洁也和他离了婚。更让他惶恐的是,石头作为西江地区最大的走资派,加上又有战俘的历史污点,被判了刑,也在这个林场劳动改造;刘荣轩因为学校停课闹革命,没地方呆也住进了林场。他们两个就像两枚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引爆,将他的身份大白于天下。为了保守住这个秘密,月桂绞尽了脑汁,利用自己在林场的威信和丈夫的权力,暗中保护张志泽,想方设法不让石头和刘荣轩接触到他。

 

不久,中学恢复了上课,刘荣轩被任命为县立完全中学的校长。石头开始官复原职,一年后,又调到了省委担任了革委会副主任。张志泽也回到了清华大学,这时,他的女儿欣妍和刘荣轩的女儿曼妮都在清华大学读书。欣妍快毕业了,曼妮刚入校门。欣妍跪在父亲面前忏悔,她已经从造反派手里把那部《中国西南水利资源和开发》的手稿,抢了回来,不幸的是大部损坏了。目前,她已经和毕业分配在水利电力部的胡嶂泽正在一起整理重抄,估计几个月后,就可以交出版社出版。接着,欣妍将一个骨灰盒交给了父亲,说母亲一直深爱着他,只是她身患绝症,一方面为了减轻父亲的精神负担,另一方面是为了女儿的前程,才不得不和他离婚的……张志泽无声地摇了摇头……

胡嶂泽在堪校誊抄《中国西南水利资源和开发》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有许多观点与导师张志泽有出入,便向单位打了个报告,准备亲自到西南去考察。这时,中央提出了“大干快上”的口号,下面送来了一个在短期内修建大功率水电站的立项报告,水利电力部上上下下个个都很激动,立即组织班子去实地考察,并很快抽调人马组织了西江电站总指挥部。胡嶂泽被任命为工程师,为使电站建设得更快更好,胡嶂泽又推荐了自己的导师张志泽担任这座当时西南最大的水电站——西江电站总工程师。

西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石头来到电站总指挥部,他名义上只是个总顾问,却独揽了电站施工大权。张志泽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便装作生病,躲到北京躺在病床上,整日提心吊胆地过日子。石头认为张志泽是文化大革命被整怕了,便提拔胡嶂泽突击入党,担任电站副总指挥兼总工程师。

 

欣妍毕业后,也分配到水利电力部,经过这些年的风风雨雨,成熟了许多。她看了父亲带回来的那些资料,觉得这电站建设有点蹊跷,赶明里说,是急功近利,暗里说,说不定隐藏着什么阴谋。她便主动请缨要求来到电站,当施工的助理工程师。

很快电站的设计方案,在石头的授意下出笼了。坝址选在腊子口。此处河中间有一座石头山,依山就势用两段石坝把山连起来,工期可以缩短一半。可这一带全是石灰岩,长时间的浸泡,山会象面包一样化的,那么二十年之后,大坝就有被洪水冲垮的可能……

欣妍走遍了整个西江,进行了认真的调查和细致的考察,认为电站确实不宜选在腊子口,便联合山民、林业工人上访,但没有作用,大坝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着。胡杨带领山民、林业工人围攻了电站,挖断了公路,截断了高压线,施工被迫中断……

一辆警车开进了林场,胡杨被捕了。石头又调来了一支机械化施工部队,大坝不停地增长着。大年三十,胡杨才被放回家,那些愤愤不平的林业工人说要讨个公道,便化装成蒙面人闯进了电站指挥部,将胡嶂泽打昏,掳走了所有的图纸资料。

胡嶂泽通过这次遇难,受到了强烈的震撼,终于清醒了。他和欣妍一道去省地、北京告状,还联合林场工人在省府请愿,并发表了很有影响力的演说,结果被关进了疯人院。与此同时,电站为了赶在国庆节剪彩发电,石头催促工人们在没有图纸的情况下贸然施工。

大雨滂沱,洪峰汹涌。胡嶂泽从疯人院里逃了出来,突然出现在抗洪抢险指挥部,有意组织了一次有明显漏洞的抢险,让大水冲垮的大坝。胡杨为了救儿子,把罪责揽到自己身上。欣妍对他的爱升华了,她决定去监狱陪胡嶂泽一起坐牢……

 

张志泽的良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此时,他才知道胡嶂泽是自己和月桂的儿子。为了阻止女儿和胡嶂在一起,他唯一的机会就是投案自首。张志泽的军统特务身份终于大白于天下,入狱后,石头、刘荣轩和月桂三妮都来看他,张志泽对三位儿时好友,坦露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月桂和刘荣轩多次找到石头,为张志泽求情,宣判时,石头说他解放后这几十年,确实没有从事反革命特务活动,还为国家做了不少的贡献,何况被抓的特务头子沈醉也从监狱里特赦了,就免了他的死罪,让他补坐这几十年的监狱。

十多年后,月桂的丈夫胡杨死了,刘荣轩也退了休,为了能看到月桂,他便在林场附近的小镇上开了一个小茶馆。他多次找到月桂吐露心迹,可月桂说他要等张志泽。这期间,胡嶂泽和刘荣轩的女儿曼妮相爱了,结了婚,了却了上一辈人没了却的心愿。

又过了几年,张志泽从监牢里出来,月桂三妮带着儿子胡嶂泽儿媳妇曼妮和欣妍一道在监外接他。三个孩子极力撮合两个老人。石头的妻子也死了,他退休后,便孤身一人来到了西江大藤峡山区。上官灵芸从台湾归来,她已经是一位大富商,在她的倡导下,广西西江修复工程启动了。

两年后,这条美丽的大江终于打造成西南的黄金水道。大藤峡谷中,张志泽、刘荣轩和月桂三妮生活过的小山村,重新焕发生机,修缮成集民俗保护和旅游为一体的民族村,不仅保留了原先的苗、瑶、白、汉杂居中的风情,还从其他地方迁来十几个风俗各异的少数民族。

 

民族村开张那天,两对相互追寻了半个多世纪的老人,张志泽和月桂三妮,石头和上官灵芸宣布订婚。然而,就在四个老人紧锣密鼓地筹备婚礼时,省外事局局长亲自出马来到民族村,说有位侨居欧洲多年的画家要来这里举办一个画展。张志泽和石头连忙问这画家叫什么,外事局局长说好像叫依娜。于是四位老人,便将筹备婚礼的事停了下来,随后,月桂三妮在孩子们的劝说下,终于嫁给了刘荣轩。

五一前夕,依娜带着她的全部作品,从巴黎直飞北京,可途中遇到寒对流天气,飞机出事了。半个月后,政府找到了她的遗骸和美术作品,把她送回了民族村。张志泽和石头怎么也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束,为了完成依娜的遗愿,他们四处奔波,发广告做宣传。“爱与和平”为主题的画展办得非常成功,展览结束那天,石头和上官灵芸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而张志泽孤身一人,架着橡皮筏带着依娜的骨灰盒来到大藤峡谷的急滩漂流,他含着泪从骨灰盒里抓出依娜和鲜花相伴的骨灰,一点一点地洒到美丽多情的西江里,当他把最后一片花瓣洒入江心时,一个巨浪把橡皮筏掀翻了……

 

 

 

 

 

 

 

 

Tags:影视剧本 抗战题材 “潜伏”翻版 年代戏 历史天空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