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明源头 正文

人类基因学的重大突破:现代人类最早起源于东亚

字号: 2016-10-11 23:10 来源:大同思想网 作者:周行易 访问量: 我要评论()

 

 

(本文是湖南省社科院区域文化品牌研究中心副主任、湖南省湖湘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周行易先生在大同思想网4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整理稿)


首先,对大同思想网成立四周年,表示祝贺。枕戈是很了不得的一个人物,他本身是学中文的,后来转到文明起源这方面,并创立了大同思想网,在杜钢建教授的旗帜下干得很不错,而且,大同思想网在全球都很有影响了,这个我是非常钦佩的。后生可畏啊!还有这一个也是(指着黄守愚),后生可畏,都是很了不得的人物。


第二,我做文化研究、文明研究,不带地域的观点,甚至不带中国人的观点。因为我们做的是上古文化研究,上古无所谓湖南,也无所谓中国,也没有所谓的爱国主义情结。但是,上古史在客观上还是涉及这些地域因素的,所以我们应当很理性地认识文明起源。我和流波也是老朋友,我们还是老乡,他也做上古史研究,说到这个话题时,因为历史有它的客观性,考古摆在这里,尽管在表述的时候,大家或多或少带了一些地方主义、地域的观点或者国家的观点,但是客观上就是如此,我们是为了揭示真相。

 

我们要客观理性地做一些研究工作,用科学的方法、多学科的理论和方法,冷静地做一些分析工作。因为历史毕竟还是一门科学,当然它带有艺术的成分,也有个人解读的成分,但是它本质上是科学的,是有规律可循的。

 

探讨人类文明起源是一个国际性的话题,也不是今天才开始这个工作。这么多学者,中西方的一些学者,大家都在探讨这个谜,但很难解这个谜。就是关于文明、文化的概念,也不下几十种、百把种,都是各抒己见,自圆其说,在不断地靠近文明、文化的本质。实际上,对于文明、文化本质的解释,也只是我们今天的人下一个定义,历史是不是如此,这也是值得探讨的。所以第二个意思,强调研究上古史,研究文明史,我们要理性的、多学科地去阐释。

 

第三,我没有成名成家、创立学派的思想,也没有这样的能力,仅仅是一种个人爱好,所以他(指黄守愚)知道我的个性,做这个是好玩的。写东西也不会很刻意,要开个什么会逼着我写一下就写一下。但是研究、思考,我是很严谨的,也研究了二十几年,我读研之后,也是跟枕戈一样是学文学的,但我研究的一直是上古文化的东西。没有觉得自己了不得,只是希望共同来促成这种认知的进一步发展。

 

第四,上一次澎湃新闻网把杜钢建教授和我的文章“弄”了一下,这个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大家都局限于一种传统的认知,站在一般的网民的角度,他用自己的知识积累,来解释这个东西,他也不认真去看你写的这些,他要说出自己的见解,甚至辱骂,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学术这个东西,只能在一个层面交流,只有在同层面交流才能产生碰撞,产生对话,不同层面容易产生摩擦。这个是无所谓的,跟他们争执毫无意义。

 

杜钢建先生最近发表了很多的观点,更多探讨人类的起源是在湖南,在上古湖湘地区。他说白种人、德国人甚至犹太人都是从湖南起源的,这个跟流波先生有异曲同工之妙,你们的大方向是这样。我为什么不探讨这些东西?其实我的研究也接触到这些东西,我认为探讨人类的起源,有几百万年的历史,作为一个学科来研究的时候,只能在这几百万年的时间轴上取一个逻辑起点,站在这个逻辑起点上来研究这些东西。所以,我只探讨中国文明的起源及其状态。但是,也必须要借助人类起源研究。


杜钢建先生这样的研究,遭到了一些人的抵制。但考古界不断有新的东西出来的时候,你们也会不断地引用并进一步论证。今天开这个会,可以说是机缘巧合。我在来之前,吃完中饭之后,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说有一个人要跟我见面,是搞人类基因研究的。我还不知道我们湖南也有这样的研究者,也在研究分子人类学、基因学。说到基因研究,我原来只知道上海复旦大学的金力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的禇嘉佑教授以及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的宿兵教授,还有复旦毕业后留校的李辉等在搞,他们持的观点都是非洲起源,这是国际上普遍的观点。原来我的文章中接触到这个东西。还有就是中科院院士、古人类学家吴新智认为,中国人是本土起源加附带杂交,不断繁衍的。


但实际上DNA研究有了一个重大的突破,今天中午我知道了,就是中南大学的黄石教授——他也是毕业于复旦大学的,他在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国家有一个重点实验室在那里,他提出的学说否定了李辉等的观点,非洲起源是不成立的。他们是基因研究专家,我们都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我们不能够评论他们对与不对,我们只能借助自然科学研究的扎扎实实的成果和理论来佐证自己的研究。他(指黄石)得出的结论就论证了我们的观点,我们所有的谜就解开了。他得出的结论是,现代人类最早起源于东亚,而且我看他发的那个图谱,中心点就在岭南,跟湖南是密切相关的,所有的现代人类都从这里走出去的。这样也就跟考古学的材料全部对上了。


我正在做两河流域和东亚的比较研究,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从考古学和民俗学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


我们的伏羲、女娲造像是两个人头。但是两河流域文明,有个奇特的现象,萨腊卜遗址有一种陶塑,也有几千年了,像生殖神的女性塑像是没有头的,叫做“花梗式”塑像。生殖始祖神在中国文化中是有头没有身子,两河流域萨腊卜遗址却是有身子没有头,包括现在那里的阿拉伯人的习俗也把头掩起来。我在想,这里面是不是隐含着一个现代人类文化记忆之谜:现代人类的“头”是在东方的呢?现在我们梅山文化里面的傩公傩母也是只有两个头,而伏羲、女娲的名字虽然在先秦文献中就提到,但他们的形象描绘最早出现,是在汉代的画像石中,汉代画像石中的伏羲、女娲形象,也是只有头没有身子。有的是“蛇身人首”,有的是“人首蛇身交尾”的样子,全都是只有人头而不见人身的怪异模样。到了晋代、唐代时期,出现了对之前涉及伏羲、女娲的原有文献的一些补注的文字,补注文字也都跟着说伏羲、女娲是“蛇身人首”。虽然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说过所谓的蛇身,我不认为是蛇身,而是胎脐,但是毕竟是不露人身子的,仍然只露一个人头,这是很奇怪的。


人类作为一个物种,文明同源,人种同源,这肯定是对的,但是究竟是东方影响西方,还是西方影响东方,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一直都还解决不了。确实,人类最早的文明是埃及的也好,是苏美尔的也好,以及说到我们中国这边,是东亚的也好,东南亚的也好,有一些共同点,包括语音学都有一些共同点,人类文明是同源的。黄石先生这样一个理论,把我原来的那些疑点都解决了,使我的思路全部贯通了,是由东到西的。所以,苏美尔人是黑眼睛黑头发,《圣经》里面说也来自于东边,这些一切都贯通了。那么从基因层面,分子人类学层面,有国家实验室的这么一个成果,几个学科的材料放到一起,就构成了一个证据体系了。

 

所以我说参加这个会议也是机缘巧合,我非常高兴。黄石教授约我明天上午见面,如果杜教授感兴趣,我们也可以一起见一下面。我还不认识他,他跟我联系,看了我的一些东西。所以大家研究的方向是对的。但是我也建议枕戈先生,我们今后在表述一些观点的时候,尽量不要带感情进去,说不定影响力更大一些,要客观地讲。我们讲文明起源于湖南,只是借今天湖南这个行政区划名称来说事。我一直坚持这个观点,是远古人类,我们共同的祖先在今天叫“湖南”的这个地方留下了这么多遗产,留下了这么多故事,并不是今天的湖南人有多么了不起,不存在这个问题。

 

我讲完了,谢谢大家!

Tags:人类基因学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