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儒家世界 正文

杜钢建:大陆新儒家走到今天,有必要朝着世界新儒家的方向前进

字号: 2016-10-18 20:43 来源:大同思想网 作者:杜钢建 访问量: 我要评论()

核心提示:特别需要指出,枕戈对卢德之先生共享理论的宣传实际上提出了世界新儒家的课题。大陆新儒家走到今天,已经有必要朝着世界新儒家的方向前进。中国已经在敞开怀抱向世界开放。如何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中华文化以及用世界眼光透视和改造中国,原来的大陆新儒家的思路已经远远不够了。

 

君子文化、核心价值与世界新儒家

——纪念大同思想网创办四周年

杜钢建

在大同思想网创办四周年之际,我已经在大同思想网上发表纪念文章“文明源头与大同世界——纪念大同思想网创办四周年”和“历史儒学、法律儒学和大陆新儒家——纪念大同思想网创办四周年”。这两篇文章对大同思想网过去四年所做工作进行了回顾与梳理。大同思想网在总编枕戈的主持下团结了一大批从事传统文化研究和喜爱上古华夏文明的朋友,在接续华夏文明历史、弘扬儒家宪政文化、宣传法治中国建设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

除了回顾和总结大同思想网过去四年所做工作以外,还需要对未来大同思想网如何进一步引导和促进思想文化领域的发展进行思考和展望。为此,今天我重点讲三个问题,即君子文化、核心价值与世界新儒家。这三个问题是相互关联的。将这三个问题之间的关系思考清楚,有利于大同思想网进一步在国家实行“一带一路战略”的新时期,把握时代节奏,推进华夏文化引领国际合作的历史大潮流。

过去四年,枕戈在选编大同思想网的文章时已经对君子文化进行了初步的宣传。大同思想网的许多文章从不同角度对儒学精神、君子人格和君子典范等进行了研究和讨论。

二十多年前我提出“大陆新儒家”的概念时心存顾虑,担心社会各界在长时期中难以接受。没有想到,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大陆新儒家弘扬传统文化和倡导儒学精神的主张已经成为国家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成为热爱传统文化的社会各界人士的普遍践行活动。在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过程中,大陆新儒家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什么是大陆新儒家所要倡导的儒学精神?儒学精神是对君子人格的推崇和对君子人格的塑造。儒家相信人格的至尊和保护人格的尊严。儒家提倡的人格就是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大丈夫精神。君子人格是不卑不亢,持续修行,求道行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伟大人格。儒家要培育的君子人格是能够在任何环境中都坚信仁、义、礼、智、信的价值理念并且努力践行的伟大人格。因此,儒家文化在本质上是君子文化。中国自古以来被称为礼仪之邦。以倡导君子人格为本质特征的儒家文化成为华夏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除了儒家倡导君子文化以外,道家和佛家的主张也都有利于提倡和塑造君子人格。道家和佛家都强调自我修行,自尊自立,自由自律,修心养性,不与世争。儒释道在本质上都是培养君子人格的修道文化。可以说君子文化是儒释道的共同文化,也是中华传统文化价值和魅力的集中表现。

大陆新儒家走到今天,需要进一步提倡儒释道文化的合流,打造能够符合国际大合作大融合的历史潮流的君子文化。新时代的君子文化应当以儒家文化为核心,兼收道家、墨家和佛家等诸家的文化要素,并且要注意吸收日本、韩国、东南亚、中亚西亚以及欧美现代文化中与儒家精神相一致的文化成分。我在“论沈家本的人格主义法律思想” (《中国法学》1991年1期)的文章中指出,清末沈家本的人格主义思想是在综合古今中外有关思想的基础上形成的。沈家本说 “生命固应重,人格尤宜尊。” 沈家本反复强调现代欧美国家“系用尊重人格之主义,其法实可采取。”[1]西方国家重视人格的现代文化与中国儒家重视人格的传统文化在本质上是一致的。

今天我们面临的是中国主动向世界开放的大格局,而清末沈家本面临的是中国被动向世界开放的大格局。今天我们在学习世界文化的同时,肩负着将中华传统文化在世界上传播并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因此需要具备宽容包容各家各派学说思想的胸怀和气量。

在中国改革开放的不同历史时期,始终存在如何认识中国现实与外面世界的反差问题。我在“法的精神之路” (载《外面的世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年3月版)一文中曾经强调,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需要面向世界解决当代的问题。塑造优良的人格精神始终是文化传承的价值追求和学习世界文化的力量源泉。自古以来儒家追求的君子人格在改革开放的历史时期不仅不能丢弃,而且需要按照新时代的要求不断进行提升和升华,使之能够适应培养新时代君子人才的需要。法的精神之路也是人的精神之路。人格精神的不断增强和提高以及君子文化的不断培养和传播,有利于推进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航船持续前行,不至于中途搁浅或调转航向,不至于走回头路。

君子文化是求道行道的道统文化。求道行道的过程是始终需要不断学习的终身修炼过程。在历史上能够得道的是极少数人。《庄子·大宗师》说:“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豨韦氏得之,以挈天地;伏戏氏得之,以袭气母;维斗[2]得之,终古不忒;日月得之,终古不息;勘坏得之,以袭昆仑;冯夷[3]得之,以游大川;肩吾[4]得之,以处大山;黄帝得之,以登云天;颛顼得之,以处玄宫;禺强得之,立乎北极;西王母得之,坐乎少广,莫知其始,莫知其终;彭祖得之,上及有虞,下及五伯;傅说得之,以相武丁,奄有天下,乘东维、骑箕尾而比于列星。”在人类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能够得道的王者、圣人、仙人、真人和开悟者是屈指可数的。此类得道者属于达成天道的神人。但是这些得道者却为古代君子文化提供了崇高的学习榜样。

道有天道、地道和人道。天道和地道为人道所设。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我们今天所要倡导的君子文化是一种追求人道主义和人文主义的文化,是大众每日可以践行且不断自我提升的文化。在社会各界和各行各业都有大量可供学习的榜样。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君子文化就是要促进塑造可供人们学习和效仿的榜样文化的发展,促进形成全社会尊师重德和虚心学习的风尚,促进学习型单位和学习型社会的形成。

儒家所倡导的核心价值观念可以归结为仁义礼智信。仁义礼智信也可以说是中国传统社会和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念。如何将仁义礼智信的传统核心价值体系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相融合,这是改革开放时期必须推进的重要工作。

我在2004年参与中宣部关于《建设社会主义思想道德体系》的特别重大委托项目,就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问题进行研究。我具体负责其中的两个课题。一是《社会主义思想道德体系的基本内容》;二是《社会主义思想道德体系实施的运行机制》。我负责承担该两个课题的初衷和目的就是希望通过研究将儒家所倡导的仁义礼智信的核心价值观念纳入当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希望通过沟通和解释,促使政府在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同时,认可和接受儒家所倡导的传统核心价值观念。中国当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理应包括传统文化中的核心价值观念。中国传统文化在本质上所追求的正是仁爱互助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目标。

我将有关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这两个课题的初期研究工作分别交由广东和浙江的有关单位和专家负责,最后由我和有关专家一起修改和定稿。当时委托这两个省的朋友进行集体研究是有所考虑的。广东是全国改革开放的试验区和排头兵,改革开放中的许多新观念和新事物都首先在广东出现。至于在浙江,我有一个好朋友是浙江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所长杨建华教授。杨建华教授当年负责的《当代学术信息》曾经发表过许多有创见的文章。当时吴光教授是浙江社会科学院的领导。吴光教授也是大陆新儒家的领军人物,在儒学研究方面不仅造诣很深,而且大力鼓励年轻学者研究传统文化。

如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内容虽然十分丰富甚至于显得驳杂,但是归结起来可以说主要是传统文化的仁义礼智信价值观念的展开。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已经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系中得到体现。今天我们进一步要倡导的君子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是相一致的。君子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一致的根本原因在于两者都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仁义礼智信价值观念的继承和发展。仁义礼智信的价值观念是古代培养君子人格的思想基础,也是在改革开放时期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思想基础。

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及提倡和养成君子文化应该成为大陆新儒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的历史任务。大陆新儒家有责任去认真总结古代先贤在追求公平和富强的社会理想过程中关于塑造君子人格和养成君子文化的经验和教训。大陆新儒家有责任在当代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过程中将儒释道各家形成的重要价值观念进行提炼和加以运用。在儒释道源流及合流研究方面,大同思想网已经推出许多有创意的文章,希望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大家一起再加大努力。

我认为枕戈在过去四年主持大同思想网所做的工作许多都是开创性的。特别需要指出,枕戈对卢德之先生共享理论的宣传实际上提出了世界新儒家的课题。大陆新儒家走到今天,已经有必要朝着世界新儒家的方向前进。中国已经在敞开怀抱向世界开放。如何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中华文化以及用世界眼光透视和改造中国,原来的大陆新儒家的思路已经远远不够了。二十多年前我在构思大陆新儒家的概念时瞄准的是如何推进当时中国的改革。当中国改革走到今天,需要在全球范围内思考中国的未来与世界未来的关系。这就需要倡导世界新儒家群体的出现。

我们热切地呼唤世界新儒家的崛起和形成。大陆新儒家是相对于港台新儒家和海外新儒家以及日本韩国的新儒家而言的。现在需要倡导各国各地的新儒家之间的对话,需要在充分交流与理解的基础上逐渐形成世界新儒家的阵营。当世界新儒家风起云涌的时候,也就是中国在世界范围内发挥重大影响和作出重要贡献的时候。

世界新儒家的基本主张是在世界范围内努力实现中华传统文化中共享共赢共富共荣的天下大同的社会理想。我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与世界社会主义” (《当代学术息》,1993年第2期)的一文中曾经就未来世界范围内的社会主义问题进行过探讨。按照中国古代儒家文化所追求的均贫富的社会主义理想以及马克思主义关于消除三大差别的社会主义理想,今天在北欧国家通过税收调节政策已经初步实现。世界新儒家要通过传播中华传统文化将儒家的天下大同理想推进在世界范围内实现。

大同思想网在过去四年中注重提倡未来中国实现联邦制的治理模式。我在“联邦制与未来中国” (《当代学术息》,1994年第4期)一文中提出,只有联邦制可以解决未来中国在疆域区划和扩大版图方面的体制问题。随着中国的逐步富强和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中国在世界范围内扩大影响的有利途径是大邦联制和大联邦制。大邦联制是解决中国和其他国家逐步融合的重要途径。大联邦制是解决大陆与台湾等特殊地区的逐步融合的重要途径。中国三代以前天下大同的治理格局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有必要通过世界新儒家的努力来完成相关的世界范围内治理模式的研究。

倡导世界新儒家学派的创立,并不意味着大陆新儒家的提法已经过时。大陆新儒家在大陆的改革开放中复兴传统文化的历史任务还远未完成。仅就大陆新儒家关于儒家宪政的主张而言,至少还需要几代人艰苦奋斗几十年才能看到希望。我在以下文章中所主张的宪政改革还需要经历漫长的等待。“从专政到宪政——纪念现行宪法颁行十周年”,《浙江学刊》1992年第3期。“更加解放思想,开展宪政研究”,《兰州学刊》1992年4期。“新宪政主义与政治体制改革”,《浙江学刊》1993年第1期。“20世纪中国宪政思潮的回顾与展望——新宪政主义首倡者杜钢建答本刊记者问”,《当代学术息》,1994年第1期。“人权为体,宪政为用——20世纪文化体用论之争的反思”,《当代学术息》,1994年第2期。儒家宪法和儒家宪政的系统研究本身还没有完成。将儒家宪法理论和儒家宪政理论运用到改革实践更需要经受时间的考验。大陆新儒家的提法在今后至少半个世纪内都不会过时。

以上关于君子文化、核心价值与世界新儒家的思考是对未来大同思想网需要开展的工作进行的初步梳理。希望各界朋友对此展开讨论,以形成更加深入的思考和研究。总之,希望枕戈一如既往地继续努力,使大同思想网始终站在时代的潮头,持续引领思想文化领域的开拓创新。

谢谢大家!

[1][28] 《禁革买卖人口变通旧例议》,《寄移文存•卷六》。》

[2]北斗星之别称。《庄子·大宗师》:“维斗得之,终古不忒。” 成玄英疏:“北斗为众星纲维,故曰维斗。”《韩非子·解老》:“天得之以高,地得之以藏,维斗得之以成其威,日月得之以恒其光。” 宋 黄庭坚 《走答明略》诗:“吾闻向来得道人,终古不忒如维斗。”

[3] "成玄英疏:"姓冯名夷﹐弘农华阴潼乡堤首里人也。服八石﹐得山仙。大川﹐黄河也。天帝锡冯夷为河伯﹐故游处盟津大川之中也。"三国魏曹植《洛神赋》:"于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冯夷鸣鼓﹐女娲清歌。"唐高适《自淇涉黄河途中作》诗之十:"坎德昔滂沱﹐冯夷胡不仁﹐激潏陵堤防﹐东郡多悲辛。"清黄遵宪《由上海至长崎》诗:"冯夷歌舞山灵喜﹐一路传呼万岁声。"一说﹐为河伯之妻。见《史记.封禅书》"水曰河﹐祠临晋"张守节正义引《龙鱼河图》。  

[4] 《山海经·西山经》:“西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时。”郭璞注:“即肩吾也。庄周曰‘肩吾得之,以处大山’也。”

Tags:大陆新儒家 世界新儒家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