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共评论 正文

欧阳君山:“修齐治平”会不会写进中共党章

字号: 2016-10-31 17:39 来源:大同思想网 作者:欧阳君山 访问量: 我要评论()

核心提示:要防止“四风”问题,关键还是得回到“做官先做人”,从加强人格修养及党性锤炼上入手,这应该正是中共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聚焦到作风建设的主要原因。知识的终极表现是且只是胸怀博大,见且只见涵养高深,其他的都是浮云。作为“一元化”体制的领导核心,中共天然没有别的对手,唯一的对手就是自己。习近平总书记治党理政的理念与风格符合“修身为本”的基本逻辑,建议进一步把系统论述征服自己的“修齐治平”明确作为党的宗旨。

什么是“四风”

 

中共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以作风建设为聚焦点,要求集中解决“四风”即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的问题。那什么是“四风”问题呢?个人谈点初浅认识:

所谓形式主义,简单讲,就是把形式看得比内容重,不实。应该讲,任何事物都既有形式,又有内容,是形式与内容的统一。但二者并非平行关系,形式属于外在,来源于内容,并服从于内容,是第二性的,内容才是第一性的,一切形式的合理性都能且只能根据它背后的内容来判断。形式主义的弊病正在于把形式看得高于内容,严重的甚至完全脱离内容,只有形式。最常见的就是玩花架子,搞表面功夫,做人上不真心实意,做事上不脚踏实地,看问题不实事求是。表现在文风上就是套话连篇,言之无物,甚至以辞害意。看一篇文章好不好,不是察其内容,而是观其形式,甚至用形式的标准取代内容的判断。

这里有必要指出,在党政机关,官话套话不能够简单否定。在任何时代,甚至包括在任何地方,政治文章都会存在一定的官话套话,也就像任何政治都会有一定的礼节和仪式一样。不允许政治文章有一定的官话套话,是不实事求是的,尤其是在我国独特的政治文明下。但对非政治文章,特别是一般的研究性文章,要把追求深刻、新意和生动放在第一位,而不是动辄公文化。所谓公文化,从事实看,已沦为平庸、贫乏、懒惰甚至“党八股”的借口,这应该正是中共中央在反对形式主义的问题上明确要求改进文风的重要原因。

所谓官僚主义,简单讲,就是做官当老爷,不是为干事情而做官,而是为做官而做官,要害应该在于“官本位”。一个人如果把做官纯粹当成一种高人一等的荣耀,缺乏发自内心的追求及信念,就极其容易流于官僚主义,甚至为坐到更高的官位而走向非理性。也正因为把做官纯粹当成一种高人一等的荣耀,官僚主义者很容易摆官架子,自以为是,脱离群众,甚至独断专行。这也是所谓“半桶水晃荡”,真正的大领导往往平易近人,他会有那种发自内心的群众感情。

所谓享乐主义、奢靡之风,简单讲,主要就是非理性享乐,奢靡之风可能更侧重于讲摆场。在消费主义盛行的今天,享乐主义可能难以界定,但如果一个官员利用职权进行非理性享受,无疑是属于享乐主义、奢靡之风。从修养缺失上讲,形式主义者和官僚主义者都很容易堕落到享乐主义,都很容易被奢靡之风卷走。从这一意义上讲,享乐主义、奢靡之风是市场经济、消费主义情境下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发作的自然结果。

党性修养的核心在人格修养

要防止“四风”问题,关键还是得回到“做官先做人”,从加强人格修养及党性锤炼上入手,这应该正是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聚焦到或者说化归为作风建设的主要原因,最根本的还是在于做人问题。人的因素第一,做什么样的人是第一中的第一。不只是党的领导干部,也不只是普通的共产党员,任何一个真正在做人上有境界的人,虽不说就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但应该都会有抵抗“四风”甚至一切不良风气的自觉免疫力。应该正因为如此,中共不仅高度重视党建,而且明确强调“党性修养”,紧紧围绕做什么样的人抓党建。

史料显示,“党性”的概念是列宁首先提出来的,一般认为,党性是一个政党固有的本性,乃“阶级性最高和最集中的表现”。显而易见,这是把党性处理为阶级性的逻辑延伸,当然不错,但未免有些狭窄。不只是政党,任何团队都会有自己的党性,尤其是以一定的意识形态为标榜或旗帜的团队,必有自己的党性。道理很简单,无论什么样的意识形态,它的认同在一个团队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必定存在先后与高低参差不齐的问题,自然产生觉悟的高低及践行的先后,从而导致党性及党性修养的问题。所谓党性修养,简单讲,就是意识形态团队从团队的意识形态出发,为着实现团队的目标及理想,对团队成员提出的修养要求。按教科书的说法,党性修养的范畴也宽泛,包括政治理论修养、组织纪律修养、思想作风修养、文化知识修养、领导艺术修养和治理能力修养等。但核心在哪里呢?应该还是人格修养,甚至可以说,党性修养即党性范畴下的人格修养。不管从哪一种实践看,都不难发现,知识的传递与转移是相对容易的,真正困难的是人格的养成和升华。

从人格修养到党性修养

同为列宁主义政党,同为高度意识形态化的政治团队,同为中华民族精英分子的结盟,国民党和共产党都高度重视党性修养。国民党对党性修养的高度重视,不仅表现在三民主义的儒家化,更重要的还表现在孙中山明确继承儒家“修齐治平”的人格修养核心理念,国民党入党誓词即宣示:“我总理深知国者人之积,人者心之器,国家之治乱,系於社会之隆污,社会之隆污,系於人心之振靡。又知往古圣人诚正修齐治平之一贯大道,与修身为本之唯一至德,为救国救民救济全世界人类之无上要义,故不惮於遗教中,再四谆谆告诫。本大会懔於遗教之伟大深切,与国难之严重,更鉴於世界人类祸患之方兴未已,确信自立为立人之基,自救为救人之始。”显而易见,这更像人格修养的宣誓!

共产党比国民党更加重视党性修养,极其可能,中共是世界上最强调党性修养的现代政党,甚至党性修养的“版权”都属于中共。作为发源于欧洲的重要思潮,马列主义尤其是马克思主义,尽管也多少论及主观世界的改造,但总体上还是呈现出与西方主流保持一致的知识中心主义色调。这与中华主流文化似乎不投,一般认为,中华文化尤其是作为主流的儒家、道家和佛家,重点都在于实际的人格养成,而非知识中心主义,一定意义上甚至还带有反知识的色彩。从这一意义上讲,党性修养完全是中共作为马列主义政党入乡随俗的结果,是把传统上一直强调的人格修养替换成了新兴的党性修养。列宁之所以提出党性的概念,但并没有进一步提出党性修养的概念,可能也有西方知识中心主义的“作祟”。

党性修养的核心人物在毛泽东

为什么是共产党而非国民党把传统的人格修养替换成党性修养乃至发明党性修养的概念呢?1939年7月,刘少奇同志在延安马列学院作《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的公开演讲,这被普遍认为中共明确重视党性修养的起点。但实际上,真正的起点应该更深也更远一些。由于教条主义作祟,再加上曾经标榜反传统,中共一开始也入乡不随俗,有过知识中心主义的阶段,党性修养也是“梅花香自苦寒来”,说白了,乃斗争斗出来的,核心人物是毛泽东!

在中共的高层领导中,毛泽东由于学历不高,更不曾出国留学,但谋事做事的能力与涵养出类拔萃,这里面的反差与冲突构成党性修养的发轫。还在瑞金根据地的时候,就有人在《革命与战争》撰文批评毛泽东说:“这些不合时代的东西——《孙子兵法》、《曾、胡、左治兵格言》,只有让我们的敌人——蒋介石专有。”直到遵义会议,凯丰还公开质疑毛泽东说:“你懂得什么马列主义?你顶多是看了些《孙子兵法》。”显而易见,这都是知识中心主义闹出的荒唐。正可谓“蓄之既久,其发必速”,毛泽东一看到时兼任中央机关刊物《解放》周刊主编的张闻天送上请刘少奇由演讲整理而成的文章《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时,他打破常规,不仅用最短的时间很快就看完,而且专门给编辑部写了一封信,要求尽快刊用,后来并列入整风运动的重要学习文件。一定意义上讲,延安整风就是人格修养整知识中心主义的不正之风。反对教条主义,一定意义上就是反对知识中心主义。逻辑上讲,教条主义可视为知识中心主义的延伸,一个人有知识而缺涵养,就容易变成教条主义者。

知识的终极表现在人格

强调党性修养是完全正确的。“知识就是力量”,但知识中心主义恐怕有为知识而知识之嫌。求知的最终结果应该是人格修养的成熟,甚至人的胸怀完全打开。一代大儒程颐说得好:“欲知得与不得,于心气上验之。思虑有得,中心悦豫,沛然有裕者,实得也。思虑有得,心气劳耗者,实未得也,强揣度耳。”意思就是,有没有学问,从心气是不是平实自信就足以判断,一个人如高度自信,神完气足,智深勇沉,知真矣,道得矣。即便自然科学,目的也是为人类追求安身立命,这正是大科学家一个个最终都走向终极思考乃至宗教的原因。如果“究天人之际”下来仍是小肚鸡肠,不究也罢。假设人类已掌握无限能量的粒子加速器,乃至无限速度的宇宙飞船,把所谓外在宇宙从宏观到微观都摸索了一通遍,想知道的全知道,甚至不想知道的也知道,与尔何干?如果不切身心的话,不就宇宙如此这般吗?要害还是在于安身立命,知识的终极表现是且只是胸怀博大,见且只见涵养高深,其他的都是浮云。从这一意义上讲,强调党性修养,不仅是正确的,而且是伟大的。中共之所以能够带领人民从胜利走向胜利,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始终把实践放在第一位,始终以修养带队伍促团结兴事业,坚持用人格及党性标准论政治高下,老成谋国,不为任何知识中心主义所困。

人世的简单美妙:征服自己

这里还有一个重要问题:人格及党性修养到什么地步为准呢?中华古圣先贤早已经作出系统的回答,在中华史上的大部分时间里,孩子启蒙时都会要求吟诵下面的话: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

所谓“修身”其实就是征服自己的人格修炼,这里的意思简单讲就是,一个人要摆平天下,首先必须摆平自己,然后摆平的范围渐次扩大,最后才可能摆平天下;一个人不能够摆平自己,而企图摆平家庭、国家乃至天下,这是万万不可能的;摆平自己的标志就是意诚心正身修,实质上就是征服自己,神闲气定,归于平静。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征服别人,其实用不着“舍近求远”征服别人,“目光短浅”征服自己就行,征服自己自然征服别人,因为别人不过与自己一样的“我”而已——这就是简单美妙,人世之事千头万绪,看起来极其繁杂,实质上极其简单,美妙之至!据称,在威敏斯特教堂地下室里,英国圣公会主教的墓碑上写有一篇肺腑之言:

“当我年轻自由的时候,我的想像力没有任何局限,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当我渐渐成熟明智的时候,我发现这个世界是不可能改变的,于是我将眼光放短浅了些,那就只改变我的国家吧!但我的国家似乎也是我无法改变的。当我到了迟暮之年,抱着最后一丝努力的希望,决定只改变我的家庭、我亲近的人——但是,唉!他们根本不接受改变。现我临终之际,我才突然意识到:如果起初我只改变自己,接着我就可以依次改变我的家人。然后,在他们的激发和鼓励下,我也许就能改变我的国家。再接下来,谁又知道呢,也许我连整个世界都可改变。”

中共为什么要强化“修身为本”

“四风”乃至一切不良作风,追根溯源,症结应该都在于人缺乏“克己”功夫,不能够征服自己,更难以归于平静,极容易被情绪甚至私心杂念所控制,从而导致种种不良习气。“文化大革命”中,有两句明显来自于毛主席的口号被喊得震天响,一句是“灵魂深处闹革命”,另一句是“狠斗私字一闪念”。“文革”必须否定,这一点毫无疑问,但这两句口号背后的理念及做法不应该被连同脏水一起泼掉,它郑重提醒了人应该以改造主观世界并真正征服自己为根本。这一点对个人健康成长很重要,对团队健康成长也很重要,对中共尤其重要。作为“一元化”体制的领导核心,中共天然没有别的对手,唯一的对手就是自己!小平同志曾明确指出:“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中共一直高度重视党建,而且强调党性修养,征服自己作为人格修炼的终极境界原本属于党性修养的必然要求,无疑也应该得到重视并强化。从目标与手段上讲,也唯有真正征服自己,才能够真正践行党的群众路线,才能够真正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习近平同志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以来,治党理政的理念与风格已经越来越清晰,那就是以上率下、从自己严起、把自己摆进去、打铁还得自身硬,这正符合“修身为本”、征服自己的基本逻辑。2013年五四青年节,习总书记并明确谈到自己年轻时“一物不知,深以为耻”,以座右铭提醒自己“从修身开始”。为着有更明确的指向,是不是应进一步把系统论述征服自己的“修齐治平”写入中共党章,作为党的宗旨呢?(本文作者系注目礼理论体系创建人,文章写于2013年,基本论述来自于《中国共产党:敢问路在何方——返本归源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及普世价值》)

Tags:修齐治平 中共党章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