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寰球时局 正文

尼古莱·托尔斯泰:美国,请考虑君主制

字号: 2016-11-09 11:55 来源:土方肥又圆 作者:尼古莱·托尔斯泰 访问量: 我要评论()

核心提示: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究竟该选谁,真令人犯难。是选“看得见的坏”的川普,还是选“看不见的坏”的希拉里。在尼古莱·托尔斯泰看来,要跳出这种“选择困难症”,应该重新将目光投向人类的另一种政体形式——君主制。他认为从历史经验上看,现代的君主制国家更为稳定繁荣,究其原因在于君主制使得政治权力的存续与转移具备了明确的原则。君主权威的存在使得民粹与煽动无所遁迹,并抑制派系政治的危害。因此,他建议美国民众重新考虑一下君主制。

 

 杰布·布什宣布参选本届美国总统后媒体用于阐释美国“王朝政治”的世系图

美国,请考虑君主制

作者:尼古莱·托尔斯泰    

❂ 作者简介:

尼古莱•托尔斯泰(NIKOLAI TOLSTOY),国际君主主义者会议主席,历史学家、小说家,于1979年当选为皇家文学学会院士,写过一系列关于二战的著作。他是托尔斯泰家族的一员,与著名作家列夫·托尔斯泰是远房表亲。1986年,他曾在以色列审判约翰·德米扬鲁克时作为专家证人出庭,而后向《每日电讯报》撰文抨击这场审判破坏了自然正义最为根本的原则,由此引发一系列争议。1996年,他加入以脱欧为宗旨的右翼政党英国独立党,随后数年以该党候选人身份参与大选,但从未当选议会议员。

 

按语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究竟该选谁,真令人犯难。是选“看得见的坏”的川普,还是选“看不见的坏”的希拉里(齐泽克语)?如果将共和制视为唯一正当的政体形式,那真的只能“两权相害取其轻”了。在尼古莱·托尔斯泰看来,要跳出这种“选择困难症”,应该重新将目光投向人类的另一种政体形式——君主制。他认为从历史经验上看,现代的君主制国家更为稳定繁荣,究其原因在于君主制使得政治权力的存续与转移具备了明确的原则。君主权威的存在使得民粹与煽动无所遁迹,并抑制派系政治的危害。因此,他建议美国民众重新考虑一下君主制。

本文原载于New York Time, Sunday Review, Nov. 5, 2016.

http://www.nytimes.com/2016/11/06/opinion/sunday/consider-a-monarchy-america.html?action=click&pgtype=Homepage&clickSource=story-heading&module=opinion-c-col-left-region®ion=opinion-c-col-left-region&WT.nav=opinion-c-col-left-region

作为一个英-俄双国籍的外国人,美国总统竞选制的好处不用我多说。但不可否认,一个共识正在形成——这种竞选机制再也不会产生出像华盛顿或者林肯这样伟大的总统,并开始遭遇越来越多的严厉批评。

国家元首应由人民选举,无疑是全体美国人的固有观念。但在今天这个混乱的时代,美国人应当反省,共和政体是否真的可以带领美国走向国父们曾经许诺的那个“更加完美的联盟”。

毕竟,我们的美国亲戚只能直接注视着他们的北方邻居,在令人安心的加拿大去寻找一个拥有世袭君主作为国家元首的国家。加拿大的例子能独自证明,民主制可以和立宪君主制完美地和谐共处。

事实上,现代欧洲的历史已经表明,较之大部分欧陆共和国,那些幸运地拥有国王(女王)作为国家元首的国家,往往更稳定,治理的也更好。基于同样理由,煽动民众的独裁者也总是对君主制充满敌意,因为君主制的尊荣正是此类野心可能遭遇的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1945年,温斯顿•丘吉尔在反思纳粹德国何以兴起时写道:“要不是因为在美国和现代化的压力下,我们从奥地利和匈牙利驱逐了哈布斯堡家族,在德国驱逐了霍亨索伦家族,这场战争本不可能发生。”“正是由于这些权力真空,给了希特勒主义的野心家以可乘之机,使他们得以从阴沟里爬上空缺的王座。”

也正是考虑到所谓“美国和现代化”的影响,对于类似情况的担忧导致杜鲁门和麦克阿瑟在二战结束时决定保留日本王室。正是这个明智的决定,使得日本在迅速变革下进入到空前繁荣安定的民主社会之中。

当然,共和主义者会对此反驳说,世袭统治者也可能是疯狂的或邪恶的。但民主制下也有王朝政治。美国成功摆脱了乔治三世国王的枷锁,但却选择乔治•布什二世来统治自己。我们不应当忘记:神志清醒的乔治三世丢掉了美国殖民地,但当他神志不清时,英国却打败了(被选出的)拿破仑大帝的军队。

美国制宪者的判断与才智无疑是一流的。但并不是只有他们才是聪明人。在大西洋两岸,同样有很多一流的思想者坚持君主制比共和制更稳定。

没有哪位英国政治家比埃德蒙•伯克更支持殖民地人民的事业,但也没有人比他更雄辩地为不列颠君主制的优越性作辩护。

他写道:“英国人都明白,继承观念提供了一个可靠的存续原则和明确的转移原则;同时也不排斥改进的原则。”

此外,君主政体还赋予政治秩序以一种重要的品质,即持续性。这种持续性使得渐进的改良成为可能。只有尊重权威,法治才有保证。正如约翰逊博士(塞缪尔•约翰逊)对于包斯威尔的劝告:“较之那些暴发户,那些父亲即享有权威的人更容易接受对权威的尊重,这样的社会才更具凝聚力。”

同时代的历史学家爱德华•吉本,在考察了民主竞争体制后,对此也同样不屑一顾,而坚定支持世袭统治。正如他所说:“在我们轻易设想的理想统治方式中,统治权应通过全社会自由且公正的投票授予最配得上它的那些人”,但“现实经验却打碎了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君主制的优越性就在于这种机制可以“抑制派系的期望”,以克服相互竞争的政党与官员所造成的有害的党派性。正如吉本的总结:“正是基于这种观念,我们享有欧洲君主制所带来的和平继承与温和统治。”

或许,我们不应忘记,五个世纪以来,没有一位英国君主遭遇暗杀,然而,在最近150年间,至少四位美国总统遭到谋杀。这无疑是值得注意的因素。

吉本的观点今天依旧正确。例如,许多英国人乐于看到君主特权在某些领域的扩张,比如在分封贵族头衔和上议院席位等方面。由于首相任免导致这类荣誉职位中的贿赂和收买日益增多。因此,人们期待女王借助凌驾于整个政治体制之上的权威来恢复政府的公正性。

二十世纪早期的法国政治家乔治•克列蒙梭曾经评论道,“这个世界上有两样东西在我看来毫无用处:前列腺和共和国总统”。这个星期,当美国人面临选择时,或许也有同感。不要忘记,这里还有一种选择。

 

Tags:美国 “王朝政治” 君主制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