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共评论 正文

卢德之:美国人为什么选择特朗普?因为美国人也需要“共享主义”

字号: 2016-11-10 19:35 来源:大同思想网 作者:卢德之 访问量: 我要评论()

核心提示:特朗普就是乱大炮,讲话不靠谱,人也长得不好看,至少比我难看,但是美国人民喜欢他呀!现在他在共和党内的得票率一路飙升,这是为什么?五年前我和王振耀先生一起到纽约,正好遇到了“占领华尔街运动”。我认为现在美国大选形势,是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延续。美国人民,特别是新一代的美国人民已经对现有的制度体系非常不满了,需要找一个人,哪怕是一个具有极端倾向的人,也要先把它打破。

 

卢德之: 如何解决财富分配不均的世界难题?

本文为卢德之博士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MBA公益行业周的演讲。

尊敬的各位老师、同学们:

大家好!金锦萍老师说我最近这些年讲的比较多的有两个概念:一个叫资本精神,一个叫共享主义。我今天每个概念就讲两个字,资本精神就讲资本,共享主义就讲共享,题目就叫资本与共享。

1

值得关注的几个问题

最近,我关注两个情况:第一个是美国的大选。去年10月5号,我有幸在纽约拜访了基辛格先生,我问他:“您认为下一任的美国总统会是谁?是不是希拉里?”他说:“可能性不大”,我又问:“是不是小布什的弟弟?”他说:“不可能”。我继续问:“那会是谁呢?”他说:“这个人可能还没有出现”。之后我一直在想到底会出一个什么样的候选人呢?后来,特朗普出现了。特朗普就是乱大炮,讲话不靠谱,人也长得不好看,至少比我难看,但是美国人民喜欢他呀!现在他在共和党内的得票率一路飙升,这是为什么?五年前我和王振耀先生一起到纽约,正好遇到了“占领华尔街运动”。我认为现在美国大选形势,是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延续。美国人民,特别是新一代的美国人民已经对现有的制度体系非常不满了,需要找一个人,哪怕是一个具有极端倾向的人,也要先把它打破。第二个情况是现在欧洲各国的社会民主党,不少都出现了党员出走潮,最严重的意大利和西班牙,因为政策方针失误,出现“身份”危机,失去了工人等基层群众的支持。现在英国的工党领袖科尔宾,一个近70岁的老头,自他当上党魁以后,英国工党新增党员16万人,为什么?因为他号称自己是社会主义者,如果说再过两年他竞选首相成功,社会主义可能在老牌资本主义那里就要“和平演变”了。或许,他不一定成功,但在整个欧美世界的社会思潮明显是向左倾斜的。

前些天,网上有一条消息:纽约州40位富人提出要国家增加税收。增加税收干什么?第一,救济穷人,第二,要加大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资本主义的资本家们,现在意识形态上相当多地向社会主义靠拢了。这暗示我们这个世界正在发生很大的变化。总的来说,一方面是穷人不满了,觉得这种以资本方式获取巨大财富的机制,存在很大的不公平,无法接受。另一方面是富人也不满意,没有安全感,认为当前的社会状况是对自由和平等价值的扭曲。所以,改变现状是社会各方面的共识,至于采取什么方案来改变,民粹主义的、无政府主义的、社会主义的等等,都不乏支持者。换句话说,大家都想破,但怎么立,并没有形成一致的想法。

2014年,在我去洛克菲勒家族庄园参加一个会议之前,我94岁的老父亲把我叫回家,他说:“中国人讲富不过三代,洛克菲勒家族已经到了六七代了,你要了解和学习他们怎么富过去的?还要了解一个人到底要花多少钱,怎么花钱才能生活得有尊严有幸福感?”我带着父亲的嘱托去洛克菲勒庄园开会,可刚刚参加完第一天的会议,就接到父亲去世的噩耗,家人催我赶快回去,我铭记父亲的嘱托,坚持开完会才匆匆忙忙赶回老家奔丧。后来我以父亲的名义成立了一个家族性的慈善基金会。现在,这个基金会的运行不错,在当地很有影响力。

还有一件事情让我感受特别深,我去年访问俄罗斯好几次,结识了一位俄罗斯的大富豪谢尔盖先生,他跟普京先生的私交很好。我乘坐他的私人飞机从莫斯科到圣彼得堡,飞机上我们俩一直在交流。期间,他问了我一个问题,他说:“卢先生,我知道你是哲学博士,你看,人们的需求越来越被放大、越来越被满足,政治家们不断地承诺选民如何如何去满足他们的需求?企业家为了支持政治家的竞选,也为了从中牟利,导致石油越来越少了,煤炭没有了,环境越来越坏了,我们这样做在造福人类还是在毁灭人类呢?”谢尔盖先生提出的问题让我久久不能平静,人类到底应走向哪里?怎么走?

2

理论上如何解答这些问题?

如何解答这些问题呢?我觉得现在从理论上至少有这么一些答案:一是比尔?盖茨提出的慈善资本主义,通俗讲就是通过个人的努力,特别是富人的努力来改变这个世界。说白了,就是富人怎么把钱拿出来做慈善,让这个世界更加平衡、更加美好!二是法国年轻学者托马斯.皮克迪的《21世纪资本论》,从制度的角度,特别是从加强税收的角度来发挥制度的作用,使得这个社会能够更加平衡发展!美国是突出个人的努力和作为,而欧洲是强调福利制度化,他们提出的思路都跟他们的传统有关。但现在看来完全依赖西方传统思路,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怎么来改变现有的不均等状态呢?在我看来,可能需要一些中国智慧,应该把个人和社会结合起来,在重视制度的同时还要重视道德建设。我们的古人这方面充满了智慧,给我们留下了不少有启发的做法。比如当年齐国的管仲,既重市场又重法度,也重道德与德治,这就成就了齐国春秋五霸之首的功绩。事实上,无论是个人还是社会,核心问题就是财富怎么生产、怎么分配?现在财富不是少了,而是分配不均,没有为社会共同来享用。

怎么做到财富为社会所共享呢?那首先要从财富的创造说起。在这里,我觉得要为“资本”这个概念正正名。我认为资本是一个特殊的财富,是一种能够生财富的财富,是财富它妈,那么问题在哪里呢?《资本论》里说了资本很多不好的话,这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是有道理的。在我们学习《资本论》,特别是我们的领导干部在党校学习的时候,一面说资本不好,一面又号召大家去发展资本,要搞资本运作,这样从逻辑上是混乱的,或者说在道义上是分裂的。所以,我觉得要为资本正名,资本既不是一个好东西也不是一个坏东西,如果好人拿了它就是个好东西,坏人拿了他就是个坏东西。对于资本的认识,有重农主义的理解、有重商主义的理解、有马克思主义的理解等等。我认为至少有三种偏差:一、古典经济学鼻祖的亚当斯密,实际上讲的很全面的,但是,我们过度关注了《国富论》却忘了还有《道德情操论》,这就产生一种错觉,好像市场是万能的;二、马克思虽然在《资本论》里解释了当时资本不良的一面,但是也说还有文明的资本,后人理解地就走极端了,常把资本理解成万恶的;三、安德森提出的福利资本观,落实的时候走了样,导致出现了希腊债务危机等这类问题。

从历史长河来看,资本还是个好东西,它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基础和动力。资本首先是有创造性、发展性,但这只是其一。其二呢,资本也是有有限性的,资本发展至少受到了三个方面的制约:一个是自然资源的制约;一个是社会制度的制约;还有一个是个人价值观道德观的制约。怎么对资本进行自我规范、自我约束,让它有所为有所不为?这就成了拥有资本的人必须思考的问题。随着资本的发展,它带来的财富已经超过了人类以往的任何时候。华尔街的一些商业模型、资本运作模型带来的资本的聚集效应也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去认识资本这种狂性、野性发展带来的问题和陷阱。

3

资本的灵魂、福音——资本精神

我提出了“资本精神”的概念,资本精神是资本的灵魂,是资本发展的一种内在的动力和它背后的一种道德精神,我一直想用一句最通俗的话来表达资本精神的内涵是什么?后来,我从新教徒那里找来了,叫“三个拼命”:拼命地挣钱、拼命地省钱、拼命地为神圣的事业而花钱。就是没有钱的人要挣到钱,挣了钱的人要把这个钱花好,也就是怎么让穷人成为富人,让富人成为好人。

资本精神具有什么样的功能呢?它具有两个功能:一个是发展的功能;一个是平衡的功能,这样大家就可以认清资本与资本精神是什么关系了,它们有博弈的时候,甚至也有背离的时候,但总的方向是一致的,是相向的。

我认为资本精神在东西方文化背景下的话语状态是不同的。上帝在安排东西方文化的时候不是厚此薄彼,而是各有千秋。我认为在西方文化中出现了一类在东方文化中没有的人,我把他们叫做先知,先知是什么人呢?不仅是懂天上的和人间的,而且懂生前死后的,同时他自己还没有任何欲望,而他又懂得别人的欲望,还懂得所有天、地、人之间的密码等等;这类人在东方文化中没有出现,但在东方文化中却出现了一种人叫先师,比如说孔子、孟子、老子这些人。老子能成为太上老君,那是后面的人给他加上去的,他当时也不知道他自己就是后来的太上老君。总而言之,这一类人跟赫拉克利特、柏拉图、亚里斯多德他们属于同一级别。

在西方,先知的出现就意味着西方文化中间有了神,有了大神,而且他强调在神面前人人平等,平等的概念是什么呢?我一直在思考。后来,我发现只有一个东西是平等的,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属于自己,我们的主体是我们自己,在这个基础上就引发出了一个个人主义的体系。虽然说每个人的主体是个人的、是平等的,但实际上每个人的权利、义务、责任是不一样的,这就得用契约来规范。由此,又引发出一个法治精神,所以在我看来市场经济它是建立在宗教信仰、个人主义和法治精神三者基础之上的,而这三者在中国文化中间恰好不充分。在中国文化中虽然出现了很多神和妖魔鬼怪,但是,我们确没有出现大的宗教,之所以有道教那是当时为了对抗佛教的东来而产生的,而儒教就更不属于宗教了。不过,虽然我们没有大的宗教信仰,但是我们有多神、小神或者是无神。因为没有神,上帝就派一个叫天子的人来管着你们,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怎么可能是你自己的,你都是皇帝的,这样一来就不可能产生强烈的个人主义,而成就了集体主义。因此,我们就把共享当做了整个的文化基因,当然,也没有强烈的法治精神,但我们有我们的道德精神,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可君不能无缘无故的要臣死呀,即便你制定一个法律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这个法律臣子怎么会签字呢?是吧?因此,就要求君要有君德,臣要有臣德。这就说明,中国的文化基因跟西方是不同的。

虽然人类历史发展到现在可以证实,发源于西方的市场经济是最好的经济形态,但我们应该看到中国有最好的文化基因,叫共享。看来,未来的世界既不是东方战胜西方也不是西方战胜东方,它是把好的经济基因和社会基因结合起来的一种融合与超越。

4

怎么让资本走向共享

我认为人类社会发展的整个过程来说只有两大范畴值得我们高度的重视:一、从社会结构上,就是多数人和少数人的关系;二、从经济价值上公平与效率的关系。所有的政治家、哲学家、人类的智者们无不是在这几种关系中间找平衡点。从这个角度来说,传统的社会主义重视了公平但不注意效率,重视了多数人但是少数人的积极性创造资本的这样一个激情被忽略了。资本不发展,人们有平等,但没饭吃。传统的资本主义考虑了少数人的感觉和效率,但是没有考虑多数人的感觉,所以,这两种形式都是有问题的。因此,我认为,没有共享就没有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是多数人主义;没有共享也没有现代的资本主义。所以,我认为让资本走向共享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不管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都一样,社会主义更应该强化这一认识。

怎么来让资本走向共享呢?我认为有两种:一、强制共享,比如说社会保障、税制等等;二、自愿的共享,现代慈善就是这种共享的很重要的方式。

5

富人慈善——富人资本共享方式

共享和共产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是个共产党员,但我认为共享是一个目标;共产是一种手段,辛亥革命不共产不行,49年不共产不行,对现在的恶劣的特殊利益集团不共产不行,但是,它永远只是手段而不是目标,我们不能乱共产,把不该共的产也共了,不能天天共产,我们只能把共产当手段之一,但不能当目标。我经常跟富豪朋友们谈一个观点,就是让大家知道一定要共享,因为不共享就有可能被共产,所以,我期待大家团结起来一起去做慈善。

富人做慈善的方式很多,但是我所强调就是要建立家族基金会,这在发达国家已经是非常成功的经验。家族基金会既是一个家族发展的道德平台,是这个家族增加凝聚力的非常有效的方式,也是家族传承的优选路径,这种方式在美国非常广泛流行。从中国的历史来看,文化家族一般生命力都很长,比如孔子的第八十几代传人也找的到;政治家族一个朝代就是一个政治家族;经济家族的寿命很短,一般富不过三代。怎么打破这个魔咒?我想建立家族基金会就是最好的选择。

6

慈善定律

我认为,富人越帮助他人,就越能消除对社会的恐惧;越帮助弱者,内心就越强大;越传递爱心,就越感到快乐!我称之为慈善定律。在强调竞争的时代,竞争中的优胜者去包容弱势者才是真正的包容,去寻求社会的平衡才会真正实现社会的相对平衡。这也是我对我父亲和谢尔盖先生提出来的问题的初步回答。

这些年,我和振耀、永光以及锦萍一起参加了很多国际活动,为什么慈善一定要强调国际化呢?我认为,慈善应该是不分家的,干坏事的多数是政治家和军事家,慈善家一般都是好人,所以,我强调,全世界好人要联合起来,如果好人不联合起来坏人就容易联合起来。马克思当年说要穷人联合起来,那个时代那样做是对的,但是,在我看来,当下社会,穷人联合起来富人就遭殃,富人联合起来穷人就遭殃,这都是不好的事情,所以,好人一定要联合起来,这样这个世界才会更加美好!从国际范围讲,好人联合起来就能一起帮助贫者、弱者,一起反对战争、反对霸权,与其让政治家、军事家先去开战,然后跟着去做慈善,像美国在伊拉克一样,不如千方百计去制止战争,这方面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在美国与伊朗间做了大量工作,值得学习。

习近平主席常讲人类命运共同体,我想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说:你也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也就是共命和共同利益体,那怎么才能做到你也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呢?我的理解是你我都要好,你好我也得好,你可以比我更好,但是不能说只有你好而我不好,如果说只有你好而我不好,那我也不会让你好,这是恐怖主义的逻辑。怎么才能做到你好我也好呢?那就要设立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就叫共享。这个共享我把它叫协同共享,特别是我们资本的掌握者,一定要强调一个逻辑,就是一定要千方百计促成让资本走向共享!

7

共享能与共享场

共享不仅仅可以从人类社会内部来分析,更可以站在宇宙的时空观中来思考。最近,科学领域发生了两个引人注目的现象:一个是引力波的发现;另一个是围棋的人机大战。电磁波的发现与应用,推动科学技术实现了飞跃,人类社会进入了新的时代,流体力学、飞机、导弹、卫星等都与此有关。而引力波被科学家在两个黑洞合并时探测出来的,简单地说,引力波就是可以让时空出现弯曲的波或者能量辐射。我认为引力波的发现,不仅证实了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假设,也让我们重新审视了各大宗教的神秘理论的合理性,甚至对所谓的第六感也会有新的认识。我觉得这实际上涉及一个根本的哲学命题: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按照进化论的观点,人是猿猴变的,那为什么只变一次,以后就不变了?这有些说不通,连小孩都会怀疑。会不会是别的星球的高级物种来到地球。或者,只来了亚当和夏娃两个人,或者类似亚当、夏娃的一波人,共享了地球的空间,也就是说人类从共享开始,并从这时候起,就产生了一种能量,我把它称之为“共享能”。按照能量守恒定律,共享能会让一部分物种发展,也会让另一些物种退化甚至消失。共享能发展的不同阶段,就会形成不同的场,我称之为“共享场”。共享能越大,共享场也就越大。有初级的共享能,也就有初级的共享场。也会有中级的,高级的共享能或共享场。或许,高级的共享场就是马克思说的共产主义社会了。假如,达尔文的进化论在共享能出现以后,是有效的。人类从低级发展到高级,共享能会不断变大到无限。这时候,人类制造出来的人工智能,可能会替代人类,甚至进化出比人类更高级的智能,那么就意味着人类成了自己创造物的奴隶,甚至会导致人类的灭亡。前不久的围棋人机大战,已经体现出智能电脑的巨大能力,我觉得有一天人工智能完全战胜人类,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即使机器无法战胜人类,人类也可能因为共享能和共享场的无限放大,导致地球无法承受,而被迫移居其他星球。美国现在花巨资投入外太空的探测,也一直在为移居外太空做研究、做准备,相关技术和信息是对世界其他国家是封锁的。我猜测,是不是有可能,美国人已经知道了人类社会从共享开始,也会到共享结束。换句话说,我认为共享能是一种同引力波一样存在与地球乃至宇宙的能量或者力量,或许就是宗教所说的“上帝”、“安拉”或“佛”吧。

谢谢大家!

Tags:特朗普 共享主义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