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华政制 正文

卢德之:特朗普赢了,全世界人民更需要“共享主义”

字号: 2016-11-11 15:41 来源:大同思想网 作者:卢德之 访问量: 我要评论()

核心提示:我认为,中国“内圣外王”的治理文化与西方民主法制的治理文化,各有千秋,也各有缺陷。怎么才能把二者有效地结合起来,特别是中国“内圣外王”治理文化中的好的东西与西方民主法制治理文化中的好的东西结合起来,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和当代中国发展的路子,的确是我们这几代人的使命。

 

 

卢德之:特朗普赢了,21世纪慈善怎么办?

——在“华民慈善茶座”座谈会上的讲话


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卢德之

(2016年11月10日)


【编者按】11月10日,“华民慈善茶座”如期举行,并就“21世纪慈善与特朗普”的话题展开了交流与讨论。大家从多个视角发表了不同的看法,总体上感到,特朗普当选美国下任总统是美国人民的选择,也为全球如何认识和把握“21世纪慈善”提出了许多新的课题。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弘康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中国社会保障学会副会长卢德之博士就大家讨论的主要问题发表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经卢德之博士同意,其讲话内容经整理,在此予以刊发。


今天讨论21世纪慈善有一个很现实的话题,那就是昨天特朗普先生当选美国下一任总统所引发的国际社会的广泛思考。我常常说,21世纪慈善就是以21世纪全球发展为目标的现代慈善形态。也就是说,21世纪慈善的对象已经扩大到推动和促进人类发展与进步的伟大使命上了,远远不仅仅是扶贫济困了。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美国大选当然是一件关系到全球发展,特别是全球和平与发展的大事。


昨天(美国东部时间11月8日,北京时间11月9日)下午,美国大选结果出来后,特朗普赢了,美国一下子全沸腾起来了。据说今天美国各地有不少人在游行,有的人反对特朗普,有的人支持特朗普。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美国众多媒体都发表了许多不同的声音。


从昨天下午到今天上午,我的好几位美国朋友打电话过来给我,都谈到了特朗普先生。一位朋友说:卢德之先生你真神啊,美国这么多媒体的预测都失算了,只有你一直认为特朗普会赢得这次选举。你怎么有这样的神力呢?也有一位朋友说:特朗普赢了,一些人可能要考虑移民了。


放下电话,我就一直在想,美国这场大选前前后后几个月了,的确让美国社会出现了不少的裂痕。社会出现裂痕,这是一件大事啊!美国是世界的老大。美国社会如果出现许多裂痕,也会对世界产生影响。从这两天的情况看来,美国社会的确出现许多裂痕了。这是一种不好的征兆。现在的问题是,美国如何来弥补这样的社会裂痕呢?我对美国朋友说:你们去做慈善啊!人类伟大的理性总是体现在对善的追求上。用善的方式、用慈善来弥补人类社会的裂痕才是最好的药方。美国朋友们在电话里都哈哈大笑起来。

(2016立冬,卢德之博士在华民慈善基金会四合院共享堂宴请老朋友:福特基金会吕德伦主席。)


美国大选的结果传到中国社会,也激起了不少的浪波。有的人说:特朗普赢了,是民主的胜利。也有的人说:特朗普赢了,是民主的失败。到底怎么看这个问题呢?我认为,特朗普赢了,既不能说是民主的大胜利,也绝对不能简单地说是民主的失败。在我看来,这至少是民主的结果。美国有3亿多人口,1亿多人参加了大选,占到了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左右,占有效选举人口的比例就更大。这可是一人一票啊!但美国大选又不仅是一人一票的结果,还有一个相对科学的选举人制度。应该说,美国的选举制度是一人一票再加上选举人制度。从制度设计上说,这还是比较科学的。在这样相对民主的机制下选出来的领导人,怎么能够简单地说是民主的失败呢?


当然,我也认为,美国这次大选也再一次暴露出了美国民主固有的问题和美国社会的许多矛盾,也再一次暴露出了美国大选的缺陷。过去我们普遍认为,美国大选虽然不能保证选出最优秀的人当领导人,但是至少能够防止最差的人成为领导人。特朗普当然不是最差的人,但是他的当选,至少说明了一个道理:在美国,只要是具有选举资格的人,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可能成为美国总统。这样一来,你能够说这个制度就那么完美吗?当然不完美。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认为这是民主的结果。中国正在全面推进现代化建设。民主是中华民族、中国社会的重要文化与价值观之一。美国也经常强调的观点是,什么什么,符不符合美国的文化与价值观呢?所以,我们不能因为美国大选选出了备受争议的特朗普先生,就简单地说是民主失败了,或者说民主不行了。


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上看,民主绝对是一个好东西。民主不属于哪一个国家,更不仅仅属于西方世界。中国历史上就有中国传统的民主内容、民主方式与民主结构。正确的方法是,我们要总结世界上的好的民主,挖掘和发扬我们传统中好的民主。那么,我们怎么才能找到中国式民主呢?我认为,中国式民主,要有开放的视野和气魄,既要借鉴西方民主中那些好的东西,也要看到和防止西方民主中那些不足的东西、特别是那些不好的东西。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发掘和发扬中国文化中的民主基因、民主内容与民主方法,并且不断地加以现代化改造与转化,融入到当代中国民主之中。我想,这样的民主道路,才是当今的仁人志士们必须去寻找和追求的道路。


所以,无论是对西方民主和中国传统民主,千万不能简单地加以肯定或者否定。今天,特朗普总统既然是美国民主的结果,有智慧的中国人民自然会尊重美国人的选举意志。同时,还应当把美国的这种做法当作我们的一面镜子,以此来促进和完善我们的民主体制建设。当然,这需要有智慧的中国人民的共同努力。

(2016中秋夜,卢德之博士在华民慈善基金会四合院宴请洛克菲勒家族新一代掌门欧文笛女士及有关全球善财领袖。)


今天网上还流行一篇文章,认为特朗普的当选是新自由主义的失败和保守主义的胜利。对此,我不敢苟同。所谓新自由主义,最初是一种非常专业的西方经济学理论,产生于20世纪20—30年代。目前,实行新自由主义的国家都在反思新自由主义所造成的危害,也在努力寻找新的替代理论。我认为,新自由主义实质上是市场经济的一种社会反映方式。亚当·斯密是市场经济的开山祖师爷,但他在强调“看不见的手”的同时,也强调市场经济中的人的道德情操对经济发展的作用和影响。


现在的问题是,二战以后,随着自由资本主义世界的迅速扩张,特别是随着资本的高度集中和金融资本的泛起,所谓新自由主义成为了西方社会的主流思潮,促使世界在最近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迅速形成了巨大的财富效应,同时也造成了人类社会发展中的日益严重的不平等,社会贫富差距也越来越大。尽管西方世界为此也采取了许多政策、措施,比如福利国家普遍推行的一系列福利政策、措施等,但至今也没有从根本上遏制社会两极分化继续拉大的趋势。


2011年10月初,我正好在纽约参加一个国际慈善活动。华尔街出现了所谓“占领华尔街运动”。当时我就认为,这不是一个偶然的社会现象,而是在美国出现的一次目的十分明确的反对不平等的示威活动。昨天,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占领华尔街运动”的进一步发展与延续方式。因为当今这个世界,特别是资本主义高度发达的美国出现的许多矛盾与问题,已经让占多数人的中低收入阶层忍无可忍了,尤其是对现行的制度日益不满了,对现在普遍失去社会公信力的所谓社会精英们已经恨之入骨了。社会精英们完全掌握了社会主要资源及其制度,并竭力用来为自己服务,这种状况必须加以改变。所以说,“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本质就是反现代资本、反社会精英。我想,也许许多美国人并不认为特朗普是一个真正具有建设新秩序的能力的人,但是他们看到了特朗普一路走来的说法与做法,可能具有打破一个旧秩序的意味和气魄。


所以,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对新自由主义的一种反动,但这并不是意味着是新自由主义的终止,同样也并不意味着保守主义的胜利。相反,只要市场经济存在,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还将以不同的方式出现在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市场经济是伴随着人类社会发展中的一种经济形态,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当然,与市场经济一路前行的,还会有其他的经济运行方式。所以我想,特朗普也不会反对市场经济。他本人就是市场经济的受益者。


同时我也在想,特朗普应该会站到多数人的立场上来,反对这些年出现的日益扩大的社会不平等,或者说日益严重的两极分化。而且,就人类社会发展总体趋势上看,市场经济的方向不会改变,经济自由主义也不会消失,保守主义也会不时出现,但要成为主流的可能性也不大。


今天在国内还有一种声音,认为中国传统中的“内圣外王”的文化形态比美国的民主形态要好得多。这种观点更值得商榷。“内圣外王”是中国圣人们倡导和追求的一种个人修为方式,也是一种重要的国家治理方式与方法。“内圣外王”确实为推动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延续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存在许多严重的缺陷,特别是面对现代社会转型时期,其缺陷就更加明显。否则,中国就不会在20世纪前20年发生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中国也应当早就进入工业文明、市场文明了。所以我认为,“内圣外王”作为中国文化中的一种圣人治理模式,有其优点,也有其缺陷。


尽管如此,我们还必须看到的是,“内圣外王”与西方民主制度是可以结合的。作为一个领导人,个人修为十分重要。如果个人修为又能与制度要求结合起来,以制度促进个人更好地修为,就会发挥出更好的社会示范效应。同时,我们还必须认识到的是,传统文化与现代制度在许多方面是能够融合起来的,关键是二者是否能够融合,如何才能更好地融合。比如新加坡的社会,完全是在儒家文化基础上嫁接了西方的民主制度,经过了几十年的磨合与发展,现在看来还比较成功。但是韩国和中国的台湾地区,也是在儒家文化的基础上嫁接西方制度,却出现的严重的问题,陷入了发展的困境。比如韩国的总统几乎都会面临黯淡的结局,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传统文化与现代制度的结合上出现了问题。当然,究竟如何评论,需要更加具体的理论分析。


我认为,中国“内圣外王”的治理文化与西方民主法制的治理文化,各有千秋,也各有缺陷。怎么才能把二者有效地结合起来,特别是中国“内圣外王”治理文化中的好的东西与西方民主法制治理文化中的好的东西结合起来,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和当代中国发展的路子,的确是我们这几代人的使命。


而且,我们必须时刻清醒和始终坚持的是,中国文化才是我们发展的根蒂,同时也是我们发展的基础。我们常说,历史和人民选择了共产党,选择了社会主义制度,这当然是对的。但是,在我看来,更重要的是,是中国文化选择了共产党,是中国文化选择了社会主义制度。这样的制度,同样必须发扬民主与法制。或者从某种意义上说,只有把中国的文化、中国的传统智慧与西方民主中那些好的东西有机地结合起来,也就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中国社会可能会更好地发展现代文明,体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可能会更好地得以实现。如果仅仅简单地讲中国的“内圣外王”优于西方的民主制度,无疑是武断的,甚至是有害的。

(卢德之博士与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博士)


今天,我还要说到的是,我非常佩服大智者基辛格博士。去年10月5日,我应约到他在纽约的办公室拜访他老人家。我看到他办公室里放着一张他和希拉里的合影。我就问他说:“您认为下一任的美国总统会是谁呢?是不是希拉里?”他说:“可能性不大。”我又问:“是不是小布什的弟弟?”他说:“也不可能。”我继续问:“那会是谁呢?”他说:“应该是共和党人,但是这个人还没有出现。”后来我一直关注共和党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候选人。我离开华尔街不久,就在媒体上看到,共和党里出现了一个叫特朗普的人,却又说他是一个又来搅局的人,而且是一个不只一次搅局的人。随着美国大选造势的深入发展,我越看越觉得这个人应该会成为美国的总统。尽管他常常说一些过度的、甚至不太靠谱的话,经常遭到美国人的抨击和国际社会的不满。他的出现和一路狂飚,或许反映出了美国的一种社会现象,特别是一种来自美国社会中低收入阶层呼唤改变现状的社会期待。后来,我在多次演讲中,也在与美国朋友交流时,都谈到了这个观点,并且认为,特朗普应该是美国的下一任总统。现在看来,我的这个所谓预测成功了。


我相信,特朗普先生将会面临许多来自美国社会包括一些选民的新挑战,但他是不会辜负美国人民的期待的,他也会按他的方式为美国的发展和世界的进步作出有力量的推动。我也相信,特朗普先生不仅能与他的选民一起打破一个旧秩序,也极有可能会促进建立一个新秩序。


从21世纪全球慈善发展上看,我还相信,特朗普先生会积极支持全球慈善的发展,会支持我提出的“全世界慈善人联合起来”的主张,不仅是美国人民,也包括全世界人民,尤其是那些亚非拉落后国家的人民,更需要“共享主义”。总之,我还是那三句话:这是一个资本的时代,这是一个走向共享的时代,这是一个必须用共享治理资本的时代。特朗普先生应该能够成为这样一个时代发展中的有作为的领导人之一。


总之,21世纪慈善是一种开放的、目标宏大的全球慈善新形态,任何人都能为21世纪慈善发展作出贡献。特别是任何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只要能够推动和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就是一位有益于世界的领导人。为此,我特别想说的是,面对21世纪全球的今天与明天,世界发展了,社会进步了,人类福祉提高了,才是21世纪全球慈善的伟大目标与伟大成果!


来自:华声在线

Tags:特朗普 美国民主 美国民主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