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家争鸣 正文

墨教教主黄蕉风称:复兴墨学这几年,受到的羞辱超乎想象

字号: 2016-11-21 17:03 来源:大同思想网 作者:黄蕉风 访问量: 我要评论()

核心提示:兄弟我现在充满“三个自信”,也不是浑然天成的。乃是从重重羞辱中挣扎奋斗、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而来的。兄弟我做墨学这几年,所受到的羞辱是超过你们想象的。但现在越来越多人认可我们。大洪水前,生存即输出。扎死寨,打硬仗,墨家这个大IP,是要做长销的,不做畅销的。

在中国民间推动墨学复兴的心路历程|黄蕉风

(文字录入:小C 根据录音整理)

1、小弟问我,这几年搞墨学复兴运动,有哪些人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我说有很多啊。比如李竞恒啊、秋风啊、刘仲敬啊、红玫瑰罗玉啊、陈纯啊、白彤东啊、蔡志栋啊、姚育松啊等等等。小弟说怎么都是骂过你或者批评过墨家的。想想也对哦。比如说李竞恒老兄,他那篇《墨家通往奴役之路的历程》,是促成墨学复兴运动的直接原因。到现在我仍然很欣赏他的才华,尊敬他的为人。很多人和我们吵一吵,反而成了朋友。人就是这样,直接怼上去,比直接贴上去,更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听说这叫川普路线。反正我和墨家也不怕骂。

2、顾如和南方在墨家群也经常批评我。我们以互相批评为快事。批评和自我批评,是必要的。一个学派包起来,搞闭环,不好。真理不靠自证,要有旁证。像余东海说的,新儒家内部要抱团取暖,针插不进水泼不进,有矛盾藏着掖着什么的,我们不学。有自信的学派,敢于把一切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墨家的源代码是开放的,谁都可以用,谁都可以批。毛主席曰过:让人民说话,天塌不下来

3、有些学界朋友,嘲笑墨学复兴运动,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意思就是说,啸聚你新墨家旗下的人,多民科和民哲。我觉得吧,你们还是要学习一个,提高一下姿势水平。柯小刚也曾说过,他的学思历程,受惠民科和民哲实多。要我说,民科和民哲,复兴墨学的热情,可比学院派高得多了,有水平的人也不少。把墨学搞成一小拨人的小圈子神智游戏,有什么用?以生命影响生命,墨子在他那个时代,也是民科和民哲。不丢人。

4、四年前,我在山东某地参加一个儒学论坛。某大佬教训在座的年轻学者:“45岁以前不要发表原创性见解,你们没有这个资格。我听着就像是周星驰电影里面那个大师兄说的我实话告诉你们,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倚老卖老、论资排辈,大概是儒学界的通病。其实这位大佬本身修养是不错的,会说出这种话来,看来是真情流露。他平时一定也这么谆谆教诲自己手下的博士生。任何一个时代的进步,都是建立在年轻人否定中老年人,新一代否定老一代的基础之上。所以我从来鼓励我的小弟们,于学问上,大打出手,四面出击。乱拳打死老师傅。单方气死老中医。做墨学复兴运动,有条件就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上。不用怕得罪人。绝对不能成为年轻时你最讨厌成为的那种人。

5、敌人有时候比朋友更了解自己,能帮助你更好认识自己。你问我从论敌方面所受到的助益,这个很多啊。我举个例子。比如秋风,他说港台新儒家的学问或有余,格局实不足。根据我这几年来观察,可能港台儒家和大陆腹地脱离太久,问题意识不一样,故有此失。当然我不代表我就赞成儒家宪政。又比如刘仲敬。他说大陆很多学者做的是学术搬运工的工作,蛋头学者一大把。这是大实话。要么搞材料堆积,要么搞微言大义,连基本论述的能力都缺乏。当然不代表我赞成阿姨这个搞法。

6、龚鹏程先生提醒到,墨家复兴在民间的下行路线,谨防邪教化。港台有很多失败案例。不过龚先生可以放心的是,墨学复兴运动,走的是去中心化、去建制化、自由心证、因信称义、源代码完全开放的路径。互联网思维,游击队战术,油条得抓不住。我们断不会犯诸如把衍圣公请回来当皇帝的错误。墨学复兴运动,一如当年的人民战争汪洋大海。

7、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民间墨学圈,魑魅魍魉,这几年我见得多了。给你们总结几条人生经验,以资判断真墨和假墨。第一,凡自称墨家巨子的,皆假货;第二,凡自称墨家后人的,皆假货;第三,凡自称手头有墨子家谱、《墨子》古本、墨子佚文的,皆假货;第四,凡自称会墨子剑法的,皆假货;第五,凡是借墨家之名搞团团伙伙的,无论是借机敛财,还是政治碰瓷,还是境外势力的,皆假货。真特么多幺蛾子。

8、我给小伙伴们说,搞墨学复兴这个事情啊,千万不要打有准备的仗。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当下此刻,就要见成效。这是一场文化复兴运动,文化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能温良恭俭让。从民国到现在,一百年有了吧,准备得还不够?凡是必要急其先务。现在缺乏的是践行者,不是说书者。做了可能会错,不做连错的机会都没有。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要是一一回应那些风凉话,弘墨的正事都不用做了。十二字真言大放送:增加试错频率,减少试错成本。

9、在墨学复兴运动这件事情上,我极少接受别人的建议和意见,因为一般别人这方面的建议和意见,都是错的。专业的事情要交给专业人士去运作,瞎指挥瞎操心,会出大事。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有人好奇我们团队怎样的做事风格。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很独断,很独裁,不讲民主。墨学复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只管做就是了,没有什么好讨论的。按时按量完成,每次出击必要斩获,绝不空手而归。游兵散勇推墨学,成效不大,核心团队要像军团一样行事。执行力比想象力重要,完成比完美更重要。格局感比什么都要最重要。

15、小伙伴问,我们要怎样做,才能得到大众和官方的认可?我说努力去做,做下去,就一定会有人认可。墨学复兴的江山,是你们自己打下来的。跟大众和官方有什么关系?事在人为。兄弟我现在充满三个自信,也不是浑然天成的。乃是从重重羞辱中挣扎奋斗、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而来的。兄弟我做墨学这几年,所受到的羞辱是超过你们想象的。但现在越来越多人认可我们。大洪水前,生存即输出。扎死寨,打硬仗,墨家这个大IP,是要做长销的,不做畅销的。

16、关于不信派国学圈卧底的事情,已经有专文谈过了。没必要重复自证。可参《当代中国基督徒的信仰认知图景》。我再讲一点,当下的中国信徒,很多人信仰是很功利的。90年代后,海外有些名牧,为了推墙而入教会,神学功底差的不行,真不是太看得上。至于加入非正统教派,是为了汇合组织资源云云,只能说是个人选择政治决断,我倒觉得他人没必要议论。不过若从正统信仰来讲,不讲究宗派,不分别异端,这点可议。别忘了他们自己批判的国家教会后宗派神学,也是不分宗派一锅煮炖一起。你和你反对的,是同一码事。如果在心理上没有充分预备,最好不要仓促贴标签是某某徒。这和某些阿猫阿狗草标自己是儒家有什么区别。信仰这种东西,赌博是赌在来世,不是今生,除非你所持的是具体的历史的乌托邦的解放神学立场。否则,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证成政治决断高于或者压倒信仰。

 

Tags:黄蕉风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