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孩子日程塞满的是“教育军备比赛”

作者:曹东勃

针对最近媒体曝光的一些中小学生比赛组织进程中裸露出的评审不严厉、家长代劳等现象,教导部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进一步增强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比赛运动管理工作的通知》,请求各比赛主办单位对以往获奖项目标真实性、独创性进行复核,明白提出任何比赛奖项均不得作为基本教导阶段招生入学加分根据。通知还特殊警示:一经发明教师或其他人员存在让他人在未加入研讨的结果上署名,代写论文或者代为进行创作、研讨,为子女或他人加入评奖供给条件或者支撑等违背师德师风或学术不端的行动,要依法依规严正查处。

几年前,曾有社会学者提出一个深入的观点,当下教导生态的实质是“军备比赛”。应试只是病象与症状,“军备比赛”才是病灶与病原。最近的一系列事态,正是沉疴多年、痼疾难去的“教导军备比赛”的升级。中国社会对通过教导公正增进社会流动有着高度信任,测验(实质上也是一种提拔或比赛)作为拣选人才的主要机制,具有无可置疑的神圣性。问题在于,当这个机制本身遭受到异化,无论以何种“素质教导”的名义来“转制”,都会留下破绽和机遇。

中小学教导是任务教导,任务教导的重要导向是重视教导公正和教导资源的均衡发展。就此意义上看,这些年来,教导部门推进的为中小学生减负、为大学生加压的方向,无疑是准确的。一部分家长对此并不懂得,“只缘身在此山中”。倘若跳出来看看子女在培训班上所学的内容,对照我们自身在雷同年纪阶段所认识和懂得的世界、习得和控制的知识,恐怕要大跌眼镜。这种“过度教导”和超前教导毕竟带来了什么?这种影响全社会的大型“军备比赛”现场,意味着什么?

上世纪80年代,国内教导界曾掀起一股研讨皮亚杰的热潮。尽管对于这位产生认识论的开创人、有名的发展心理学家和教导家的一些观点,人们有不同的见解,但他关于儿童发展、成长与学习的很多看法,今天看来仍大有启示。

皮亚杰以为,儿童并不只是受教于成人的灌输。真正的学习,是儿童自己找到和发明自己的答案。家长、教师的教导和领导,必需遵守渐进的、适度新鲜的原则,既要跟儿童既有的认知构造和生涯经验树立必定接洽,同时也要足够新鲜,带有必定的挑衅性,这才干发生认知上的“有益”冲突,进而诱发儿童的兴致。因此,那种超出儿童认知程度的揠苗助长,最好的成果也不过是满足了家长的虚荣心,至于是否入脑、入心,那完整是不以家长意志为转移的。

最近,一向反对超前教导但对妻子无可奈何的我,也“勉为其难”地接手了对孩子一部分作业的辅导。一个5岁的孩子,在没有形成符号观念和数的概念的情形下,非要去让他懂得某些数学逻辑;在还处于皮亚杰所说“前运算思维”或“自我中心”的状况中,非要让他做到跳出“第一视角”、开启上帝视角,通过脑补来洞悉几何图形的变幻转型。这是何等艰深的义务!

由此联想开去,让一个小学生跑到试验室“研讨抗癌”,其真实情形也正如调查成果所显示的那样:“项目研讨报告的专业水平超越了作者认知程度和写作才能,项目研讨报告不可能由作者本人独立撰写。”

皮亚杰还提示我们,思维开始于动作,但是思维构造的精致化和高等的运算构造得益于语言,而语言才能的丰盛和发展不是刻板课堂教出来的,必定是儿童在充足扩展其社会来往特殊是与错误的交谈和讨论中熏陶而成的。很多家长把孩子的日程塞得满满当当,自认为是在加速其智力开发,其实恰恰可能丧失了更为可贵的一个方面。古人有“为学日增,为道日损”的告诫,我们固然不必将其极端化解读,但一味重视智育而疏忽德、体、美、劳的教训,不是比比皆是吗?

当严酷的“教导军备比赛”封闭了少年感知社会与科学的触角,吞噬了他们的全体精神,除了批量制作精巧的利己主义者,还会有什么更好的成果呢?

(作者为上海财经大学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