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洞三任扶贫队长的“光彩接力”

湖南花垣县十八洞村,是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首倡地。石登高是十八洞扶贫工作队的第二任队长。

虽然难,但在十八洞带队扶贫,更是一种无上光彩。 在石登高看来,十八洞要摸索可推广、可复制的精准扶贫经验,不能造盆景、垒景致, 一方面没作业可抄,另一方面全国都盯着这里,我们只能做好!

如今,十八洞整村脱贫,人均年收入从2013年的1668元增加到2019年的14668元。这个武陵山腹地的山村,衣食足、产业兴、乡村美,成为精准扶贫巨大成绩的一个缩影。

石登高和他的前任龙秀林、后任麻光辉,十八洞村三任扶贫工作队队长,在这个不一般的山村进行的就是一场精准扶贫的 光彩接力 。

第一棒: 村赛 聚 村心

2014年1月,第一任扶贫工作队队长龙秀林信念满满地来到十八洞。

可是,得知他是宣扬干部,有村民说, 怎么搞的?县里派来的干部只带了 一张嘴 ?

龙秀林想干的第一件事,是拓宽村里的途径、改革农网,自然要占些土地,涉及53户村民的农田、荒山、林地。

有村民撂下话: 占地?先给补偿!

这是村里的公共途径,没有补偿。

没有补偿修什么路! 有的农户,龙秀林上门五六次也没说动。还有村民质疑,扶贫款是不是被扶贫干部吞了?有人甚至在村委会涂上 工作队瞎指挥、毁森林 的标语。

本想大展拳脚的龙秀林,突然发明自己连一棵树、一根电线杆都动不了。

究竟是个爱揣摩问题的 宣扬干部 ,龙秀林很快意识到,脱贫攻坚,为村民办实事,仅靠有热忱是不够的,必需融入村民,激发村民的主人意识和内活泼力。

如何才干激发起来呢? 光开会,村民没兴致,即使花钱买烟买水果请来,也是在会场上打瞌睡。

得有 接地气 管用的措施。龙秀林发明,十八洞人特殊爱打篮球。每个村庄都能拉起一两支队伍,一有篮球赛,全村男女老少都围着看,有时正在下田的农民甚至没来得及洗脚就赶来球场。

有了!龙秀林决议先办几场 村际 篮球赛。每场竞赛,龙秀林要么和村民一起上场打球,要么前前后后忙活着组织、助威和服务。

每打一场 村赛 ,就聚一把 村心 。十八洞村民的集体声誉感加强了,再也没人把龙秀林当外人。 一张嘴 的话,村民愿意听了。

十八洞是我们的家,要富要美靠大家! 趁热打铁,龙秀林一方面推出村民互评、给农户标星级等措施,另一方面应用组织球赛攒下的 人气 ,与村民拉家常掏心窝,终于让村民清楚,修路架线等公共事务造福全村,人人都受益,自然须要人人出把力。

渐渐地, 不给钱不让修路 这类话没人说了。曾因不让电线杆架在自家田里大闹村部的村民施六金,还无偿让出地来给村里建停车场。

2016年6月,龙秀林分开十八洞时,途径拓宽了,农网改革完成了,停车场也修建好了。村民,舍不得这个 一张嘴 干部了。

第二棒:村民吃上 旅游饭

2017年3月,刚来十八洞时,白白皙净的石登高,还是 斯文书生 样。

当时,十八洞已经脱贫,但靠的是外出务工收入,村里还留不住人。

十八洞是原生态苗寨。石登高想,如果把旅游发展起来,村民不出村不就把钱挣了吗?

于是,工作队为十八洞定下目的 鸟儿回来、鱼儿回来、虫儿回来、外出打工的人回来,外面的人进来 。

但村民有疑虑:旅游这玩意虚头巴脑,不像种地收谷子那样实在,能靠谱吗?村里那几家农家乐,不都是惨淡经营吗?

石登高决议 把屋子扫除清洁再请客 ,组织村民整治村容村貌。

最大的拦路虎是改厕改圈(猪圈)。有村民不支撑。石登高苦口婆心肠劝: 不改,在屋里都闻得到臭味,孩子都不乐意回家是不是?

村民一想,还真是。

一家一户磨嘴皮,虽然费劲,但说服村民,真挚的 笨措施 也真管用。最终,把村庄从禽畜粪便味中 解放 出来成为村民共鸣。

很快,整治后的十八洞,颜值晋升了,古朴的苗寨与周边天生丽质的山水,相映成趣。更何况精准扶贫首倡地 自带流量 ,仅仅一年,新打造的十八洞就吸引了三四十万游客,是本来的三倍多,村民房屋租金也涨到了六七万一年。村民不出家门吃上了 旅游饭 ,就连本来每天拿一个小板凳、靠在墙根晒太阳的老奶奶,现在一大早就去摊位 上班 了。

然而好事多磨。一些村民刚办旅游,究竟有点初级又粗放,游客投诉跟着来了,摊位乱摆、农家乐乱要价,等等,不少人慕名而来却败兴而去。

怎么办?石登高感到,领导、严管固然必要,但要基本解决问题,要从体制机制上想措施。工作队与村委会经过论证,盘算引进社会资本,与村集体共办旅游,打造成熟的旅游服务业,以规范的市场机制从基本上规范旅游秩序,村集体办好餐厅,倒逼农家乐升级。

几家农家乐带头反对。有人说,这是肥水流入外人田;也有人质疑,村集体办餐厅不是抢村民客源吗?

如果一直这么乱下去,游客不愿意来,大家都没生意。 石登高挂着笑颜,挨家挨户磨嘴皮, 集体餐厅有盈利,每个村民都有份。

斯文书生 石登高却有一股韧劲,一方面说服村民支撑,同时顶住压力先做给村民看,坚定推动旅游升级。

后果立竿见影。现在,十八洞每到周末有两三万游客,高峰时甚至到达十几万。

石登高光彩进京加入共和国七十大庆观礼。在盛典现场,看见十八洞元素呈现在 脱贫攻坚 方阵中的那一刻,石登高感到之前所有的辛劳都化为了喜悦。

2019年10月,石登高分开时,十八洞村的人均纯收入到达14668元,他也晒成了和村干部一样的肤色。村民夸他是 玛汝 (苗语:好)队长。

第三棒: 四寨共享

石登高的继任者麻光辉是个老基层,一张脸晒得漆黑,被十八洞村民称为 非洲二哥 。

老基层在十八洞也遇到新问题。

十八洞发展再好,都是梨子寨和竹子寨的,我们这边啥也没有。

本来,十八洞由梨子寨、竹子寨、飞虫寨、当戎寨合并而成。旅游产业重要散布在梨子寨和竹子寨,飞虫寨和当戎寨地位较偏远,村民重要在梨子寨和竹子寨当保洁、保安、讲授员分 一杯羹 。

说白了,就是发展不平衡,边边两寨人心里不痛快。 清楚问题根源的麻光辉,对症下药选准工作重点:拓宽衔接边边两寨的路,把游客引过去。

当时,那条路只能进三轮车和摩托车。要扩路,又遇到龙秀林遇到过的麻烦:村民不愿为修路让地。

上门做工作,麻光辉连吃 闭门羹 。不是 不在家 ,就是踢皮球。年青的推给年长的,年长的说自己作不了主。

麻光辉着实被气着了,但作为 老基层 ,他深知 不能和农民怄气,赌气解决不了问题,只能延误脱贫。 于是,他带上村民代表敲门去,与农户重复算扩路的收益账,说服他们 让让路 。

基层工作,很多事不可能一次搞定, 麻光辉告知记者, 但要调剂好心态,不能气馁。

不气馁的麻光辉,终于与扶贫工作队做通了村民工作,路拓宽了, 四寨共享 旅游红利成了现实。(记者张典标、张玉洁)

  编纂:郭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