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部:我国防洪调度已由“经验调度”向“智能调度”改变

国民网北京9月30日电(记者 余璐)记者从水利部获悉,今年入汛以来,我国多个流域产生较为严重的汛情,水利部始终保持 国民至上、性命至上 ,强化担负作为,认真履职尽责,组织水利体系全力做好水旱灾祸防御各项工作,为篡夺今年防汛救灾重大成功供给了有力支持和主要保障。水利部水旱灾祸防御司司长田以堂在接收国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现,近年来,水利部提出了流域水工程的结合调度,就是把全部流域的水库、蓄滞洪区、涵闸、泵站都放在一个平台上,通过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高科技的应用实现预报调度一体化。通过这项工作推进,我国防洪调度由 经验调度 向 智能调度 改变,晋升了预报调度的科学化、智能化程度。

田以堂谈到,今年的汛情期间,长江、淮河、太湖、松花江产生了大洪水和较大洪水,珠江和黄河产生了编号洪水,今年3800多座次水库和10个蓄滞洪区都参与了防洪调度,拦蓄洪水1700多亿立方米。大江大河堤防没有呈现决口,大中型和小(1)型水库没有呈现垮坝,确保了国民群众的性命安全和经济社会的稳固运行,也确保了大江大河的安澜。

在保安澜进程中,水库的作用功不可没,大家都知道长江5号洪水,三峡最大入库流量75000立方米每秒,通过三峡调峰,削峰率34%,新安江水库的削峰率76%,松花江饱满和白山水库削峰率77%,还有淮河上游的水库,燕山水库削峰率达97%。这些大中型水库在今年防洪进程中施展了非常主要的作用。所以水库调度这里面的学问很大,这里面既有经验,也有专业程度,还有决策的才能。 田以堂说。

防洪调度决策中有哪些难题?田以堂指出,把水库调度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它有很多庞杂的因素在里面。

一是水库的调度要斟酌预测预报。我们的景象预报、洪水预报,通过近些年来的尽力,现在预报的程度大大进步。但是中长期预报还存在不断定性,短期预报有时候也有不完整正确的情形,这样就给调度带来了必定的难度,因为水库要依据预报结果来提前预泄,一次洪水进程,水库要拦洪错峰,甚至不利情形下要超蓄,但是不知道后面会不会再来洪水,这个进程以后,还要为后面的洪水留足防洪库容,这是很艰苦的事情。

二是水库一旦高低游都来洪水,水库的调度也是一个决策难题。上游来了大洪水,下游来了大洪水,水库怎么调,上游会不会淹,下游会不会淹,堤防是不是超尺度运行,蓄滞洪区要不要启用,决策的难度相当大,都是难题,要把水库调度好,化解风险。

三是在确保防洪调度这个大前提下,还得斟酌航运等其他因素,例如今年长江五次洪水期间,在三峡滞留的船还要斟酌,我们还要保证公民经济的正常运行,为做好 六稳 工作、落实 六保 义务做贡献。航运、发电以及生态等方方面面综合因素都要斟酌,这都须要调度的时候进行兼顾。

所以说把水库调度好,能够很科学、合理地调度好,这是一个难题。实现预报调度一体化,我们也正在进行相干科技攻关,初步结果基础出来了。下一步我们也将进一步全面晋升水旱灾祸防御才能。 田以堂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