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栏 个人专栏
陈赟
陈赟
订阅此专栏

文章:9

人气:1743

1973年12月生,安徽怀远人。现为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中国哲学专业博士生导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副院长。主要研究领域为先秦哲学、道家哲学、王夫之哲学和古典政治哲学,代表著作若干,学术论文百余篇。

专栏文章

2016年1月11日 14:33

左翼与自由主义关注的是政治建国的问题,个人的终极关怀问题并没有连带被考虑,二者似乎共享了现代性的“前见”,即终极关怀是私人领域的事情。但以这样的方式,同时也放弃了文明论上的教化责任,而教化则是儒家的重心。从儒家的视野来看,当代中国的根本问题,并不能仅仅理解为国家建设的问题,也不是另一些人所谓的信仰危机问题,而是包含治世与治心在内并在二者之间建立有效连接的“政教结构的重建问题”。

2015年12月23日 15:02

儒学研究,在出入西学的同时,一方面要向六经的文本深入钻研,另一方面则要面对具体的政教实践与具体问题,直面天地之理,在生活世界留下自己的深深印迹。这三个同时展开、彼此互动的发展方向,最终在培育儒者这里,获得统一,因为只有“儒者”在,儒学与儒教才能找到它的真正主体与真正的担纲者。儒家之学术与教化的最终目的,正在于造就经天纬地的儒者,故而儒学的当代与未来发展,不能脱离儒者的塑造这一目的。西学的洗礼、六经的涵养与实践的历练,都是为了儒者的到来。

2015年9月5日 17:36

在这种风气之下,曾经一度分化甚至离心了的自由主义与左翼学者,纷纷与儒家思想结缘。“新天下主义”是自由主义学者提出的概念;而对中共从革命政党到执政政党的道路转变之后如下的道路重构,即从毛时代的斗争到邓—江—胡时代的“和谐”再到未来三十年的“中道”,则是左翼学者做出的。就这样,儒家思想进入了左翼与右翼的内部,左和右都发现,自今以后不能不面对儒家、消化儒家。

2015年7月6日 9:06

在大陆,儒学的复兴并不是官方倡导的结果,相反,官方对儒学的复兴一直抱有犹疑的工具性态度。在2013年11月习近平同志曲阜讲话之前,官方从来没有正式明确表达对儒学的态度。但在...

2013年8月24日 8:36

今日在外交的层面上,政党与政府都一再诉诸儒家文化,这本身已经传达了来自历史深处的消息,它引导我们关注,中国的改革必须树立高远的思想视域:中国的崛起,说到底是儒家文明的复兴,是儒家文明对人类的历史给出新的可能前景。

2013年5月3日 23:51

摘要:当代中国的改革面临着与世界历史秩序变动相关联的“大时代”情境,因而必须从内与外、远与近的关联性视角予以观照,从而实现主权国家的内部治理与中华文明的世界...

2013年3月6日 17:12

摘要:《论语》以学而时习开端,导向的是人的自修之道,不同于旧约以创世的开端导向以信仰为基础的归顺之路。但《论语》并非止于自修之路,而是在自修的基础上探寻对天命的归顺、因...

2012年11月19日 22:42

(一)道路与居住:本源性“政治”的所向 在汉语思想中,“政”的本义是“正”。《论语·颜渊》载:“季康子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政...

2012年9月10日 22:36

禹、汤、文、武、成王、周公这些《礼运》所谓的“三代之英”,未有不谨于礼者也,大人世及以为礼,礼义以为纪,这显然是将礼作为三代的政治典范。大同则是大道流行之时,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不必藏于己,不必为己,则显然是一种对超越了礼的纲领的描述。最能显现二者不同的,则是“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与“大道既隐,天下为家”的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