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栏 个人专栏
羽戈的专栏
羽戈
订阅此专栏

文章:8

人气:1901

青年学者。撰有《百年孤影》、《酒罢问君三语》等。

专栏文章

2014年8月1日 12:08

民主并不需要高素质,相反,素质越低,越需要民主。以素质论反对民主,素质论不会构成民主的瓶颈,反而构成了素质论者的瓶颈。同理,以国民性理论反对民主,认为国人劣根性不除,只配受奴役,这样的思想,何尝不是一种劣根性呢?

2013年4月20日 11:43

共识可能是为了迎合对任何事都没有具体看法的人。 ——撒切尔夫人 如今人人爱讲“底线”,从肉食者到素食者,从专家学者到引车卖浆者流。这是值得乐观的信...

2013年2月8日 13:45

语言的腐败与权力的腐败,文风的腐化与世风的腐化,同样是一种互动关系,从而构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世人常以为政治决定语言,实则语言亦可反制政治。奥利弗·霍尔姆斯(Oliver Holms)曾以英国史为例,论析语言对政治的反作用:“语言腐坏了。臭气还熏染了英国的良心。政治上的三刀两面,自然是产生于语言的含义双关……都铎时代的轻浮文风,到了斯图加特时代,就发展成了弑君与暴乱。”

2013年1月28日 19:37

说白了,正因衣俊卿平时“满嘴马列”,高调的嘴唇涂满了道德的口红,其丑闻才愈发令人反感,其罪孽才愈发难以被原宥。古人云:满嘴仁义道德,一肚男盗女娼。此言之所以有力,便在于“仁义道德”与“男盗女娼”之间的鲜明反差。假如一个人满嘴男盗女娼,再行男盗女娼之事,反倒不会引来苛责,因为这是真小人,他们已经置身于道德的谷底。满嘴仁义道德,则往往以君子自命,德行是他们招摇的牌坊,倘若他们做出了男盗女娼的丑行,君子则沦为伪君子。

2013年1月4日 23:21

若非发生在我的家乡,我可能不会顾及这一新闻。前不久,网上流传一张图片,图中横幅高悬,上书“迎上级领导莅临我校视察指导”(前面应该漏了一个“欢”字),横幅下...

2012年12月17日 12:17

“我们本来不愿意谈实际的政治,但实际的政治,却没有一时一刻不来妨害我们。自辛亥革命直到现在,已经有九个年头。这九年在假共和政治之下,经验了种种不自由的痛苦;便是政局变迁,这党把那党赶掉,然全国不自由的痛苦仍同从前一样。政治逼迫我们到这样无路可走的时候,我们便不得不起一种彻底觉悟,认定政治如果不由人民发动,断不会有真共和实现。但是如果想使政治由人民发动,不得不先有养成国人自由思想自由评判的真精神的空气……”

2012年10月14日 23:03

不免要谈到文学与政治的关系:文学要自由,政治要干预,辩难千载,并无一解。也许恰因无解,文学才有其恒久不息的生命力。最简单的答案是,让文学归文学,政治归政治。然而,只要作家生活在城邦之中,就必须直面政治的压迫与蛊惑。你不能苛求所有的作家都是自由的斗士(好比苛求莫言像赫塔·米勒那样宣称“哪里有齐奥塞斯库,哪里就是异乡”),作家可以妥协,可以蹲下来写作,但决不可跪下来写作;面对人类的罪恶,作家可以暂且沉默,但决不可为罪恶涂脂抹粉,唱一曲忠诚的赞歌。

2012年8月25日 19:53

所以,还是让儒家的归儒家,宪政的归宪政;让文化的归文化,伦理的归伦理,政治的归政治;让公民的归公民,儒生的归儒生,骗子的归骗子。